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

救白海豚就是救海洋──林務局 、漁業署責無旁貸

2010年6月9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圖片來源:彰化環保聯盟台灣近海獨立種群的中華白海豚保育速度夠不夠?成大生命科學系教授王建平表示,民間發起的國民信託方式,認股買溼地,引起大眾的關心,關心越多、研究越多、數據越多,政府好做事;對白海豚保育有加分效果。而白海豚保育的不二法門就是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野保法)劃設保護區,阻止一切開發造成的威脅。
白海豚是大型海洋哺乳類動物,無法像陸上的小動物可以圈養,因此無法復育,只能趁現在還有機會時,積極保育。而保護白海豚就是保護棲地、劃設保護區的議題。
科學數據救白海豚 研究須加快腳步
王建平表示目前白海豚面臨環境威脅以及淡水資源不足的問題,而白海豚棲地範圍大,一般認為從苗栗通宵到台南北門都有迴游、覓食以及育幼活動。他強調要以科學說服政府,行政要依據科學證據,「如果無科學證據如何經營管理?」因此相關的研究要加緊腳步,加強種群活動情形、生態資源以及棲息地的調查。
台灣掌理野保法的單位是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組長管立豪也說一個種群不到100隻是蠻危險的現象。目前台灣西海岸的白海豚維持在90-100隻之間,這一年來的觀察,未見衰退;但仍需要更進一步的科學研究探討,取得DNA已證實為獨立種群。
此外,冬季白海豚的行蹤始終是個謎,豚洄游到哪裡過冬?有無與其他物種交流?現在只知每年3月左右會出現,在外傘頂洲及新竹苗栗一帶繁殖,但是冬天的白海豚,目前尚未有定論。
有學者建議以GPS追蹤,定位1-2次,應足以了解知道活動範圍以及過冬的地方,因白海豚活動範圍大約在30公尺深海域內,GPS定位沒問題;但有部分學者則基於白海豚安全考量,不認同此作法。
劃設重要棲棲息環境、漁業資源保育區  雙管齊下
林務局委託學者進行調查了解白海豚的活動範圍,年底可望針對白海豚的活動範圍、棲地,歸納出結論,之後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白海豚的「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管立豪表示,期待明年初可進行公告,過程還需經野保法執行委員會審查、民眾說明會,最後才能公告。
即使劃設重要棲息環境,但海豚是游動的動物,必須有誘因才能留住,例如食物來源要充足;因此劃設「漁業資源保育區」、「禁漁區」,保育魚類資源,才能雙重保護。漁業署漁政組長陳玉琛也說這是根本解決之道。
不只是白海豚  關乎台灣整體海洋生態保育
王建平表示,中華白海豚保育議題凸顯海洋生態保育的現象,很有意義,喚起大眾關心海洋保育工作。目前有關海洋生態的政策及觀念均相對薄弱,他曾聽小學生說「有沒有白海豚和我有什麼關係?」就像台東消失了一個蛙種,對台北的兒童有什麼意義一樣,這種陌生、疏離感普遍存在;藉由此項議題,可趁此教育兒童保育的意義,認知海洋(地球)是共享的,不分區域。
他感慨說,台灣靠海卻不了解海洋,不希望白海豚成為圖騰(明星物種),而是真正地引發大眾檢討保育態度與對策。例如,四草溼地的魚類每年減少很多,同樣需要關心。
漁業署:與白海豚共存共榮
鯨豚因為是哺乳類動物,而有幸納入野保法。但野保法在海洋棲息地方面規範有不足之處,保育的對象也沒有海洋魚類。管立豪指出,台灣長期以來將魚類視為「資源」而非「野生動物」,任意捕撈。未來即使劃設「漁業資源保育區」,但地方政府的態度才是關鍵。
陳玉琛表示,在未劃設漁業資源保育區前,已有常態性收購拖網以及刺網漁船(減少漁船),配合休魚政策,可望降低對白海豚的干擾,也讓漁源能恢復。
此外,漁業署也針對違法的近海拖網作業與海巡署聯手合作,加強取締。今年已取締74件,對於連續觸犯者,還可以惡性加重,罰以15萬元。
無論劃設漁業資源保育區或禁漁區,對漁民的衝擊很大,因此與漁民溝通很重要,取得他們的諒解,知道白海豚棲地的重要性,能與之共存,甚至促進產業升級而共榮。
陳玉琛說,漁業不必然需撈捕,也可轉型發展「娛樂漁業」,讓白海豚成為當地特色,吸引民眾來參觀,並發展相關的觀光旅遊產業;「利用白海豚促進經濟」,而漁業署也將扮演協助漁民轉型的角色。
不開發也是一種開發
面對重大開發案,要有科學數據,各方才能對話與互相說服。管立豪說,白海豚保育牽涉層面很廣,需要跨部會合作;除了政府的努力,民眾也要能支持環境保育。他認為開發單位應多辦公聽會,提供完整的資訊給民眾,也要能接受民眾反對開發的聲音。「不開發也是一種開發」,管立豪說,如果有開發案,環評結論是不予開發,這或許是留給後代子孫一個機會;等待未來發展更好的保育技術時,還有開發的機會。「全民要體認環境保護的重要性,不要等到很嚴重了(無法挽回),才懊惱當初沒有保育。」
關於民間團體質疑大度攔河阻斷河川,進一步破壞大肚溪口生態溼地與白海豚棲息環境;水利署水源經營簡任工程師組林元鵬表示,大度攔河堰已經將「河口生態影響」列入評估項目,在每次環評都會提出相關的建議報告。他說之前的開發工程較少針對河口生態進行影響評估,因此資料不足,回溯也有困難,只能朝未來努力。水利署雖表現十足的誠意,但相關的工程不斷改變水文,就是為了供水,追本溯源,該追問的是,誰需要這些水資源?
白海豚保育來得及嗎?重要棲息環境的劃設決生死。行政院揚言國光石化今年要通過,速度恐怕比務實的研究調查來得積極。重要棲息環境的劃設,來得及擋下開發案嗎?民眾不能只看戲,要救白海豚,就要付諸行動,而監督重大開發案的審議過程,發揮公民參與的力量,將有助於白海豚的保護;或是與民間團體一起實現夢想,效法國外的國民信託案例,買下珍貴棲地自主管理,也是另一種公民力量的展現。
※「濁水溪口溼地國民信託」募股行動持續中。進一步資訊,請點選連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