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北市府花錢教移樹 環團抬棺為樹申冤

2010年9月24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陳錦桐攝影
環保團體為枉死樹木申冤面對越來越多的公共工程移樹的需要,台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公燈處)於23日舉辦樹木移植研討會,藉由提升樹木移植技術,減少移樹對樹木帶來的傷害。然而,環團則質疑為何是「樹木移植研討會」而非「樹木保護研討會」?認為市府心態可議,辦研討會浪費公帑。現場抬來棺木,代表遭到不當移植、大批死亡的樹木,繞行市府抗議。
公燈處表示,近年民眾保留樹木的意識逐漸高張,對於公共工程範圍內樹木,已由移植代替原有的伐除方式。公燈處主秘藍舒凡說,樹木能留在原處是最好的,但遇到公共工程時,就必須以移植的方式來處理。
對於是否有不適合移植的樹種,藍舒凡回說,研討會針對不同樹種提供移植建議,有些樹種須考慮移植的季節,而公燈處也要求移植的樹木存活率必須達到80%。然而,即使移樹方面頗為細緻的新加坡,也無法達此目標。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發言人陳伊雯說,以台灣如此粗暴對待樹木的情況來看,要達到80%存活率,機率不大。
陳伊雯表示,樹木移植必須非常小心謹慎,甚至需半年的時間,讓樹木慢慢適應離開原地到不同的土地,而且越老越珍貴的樹,移植成功的機率越低。
陳伊雯多次參與監督市府移樹過程,松山菸廠(松菸)樹木移植、徐州路3棵老樟樹,公燈處皆未派人到現場監督,任由委辦廠商粗暴地移動樹木。而「存活率的算法尚無定論,但以目前的統計,移樹的存活率約45%。」也就是移植的樹木,一半以上都已死亡。
根據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統計,台北市較知名的公共工程移植樹木的數量,信義線捷運沿線約4000棵樹,國際花卉博覽會1184棵,松山菸廠800多棵,客家文化園區84棵、天母磺溪23棵,都是受保護的老樹;其他因各種名目移植的樹木更不計其數。目前尚有廣慈博愛院的700多棵樹命運未卜。
樹木銀行有如墳場。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陸詩薇對於市府缺乏基本的護樹心態,只顧著討論表面的移樹技術,認為是本末倒置、模糊焦點。他說,若是為了生態原因而策略性移除早年不當種植的外來種,並替換地區性原生種時,討論提升移樹技術才有意義。
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召集人游藝,現場帶來原種在松菸的100年大樟樹照片,原本綠意盎然的一棵樹,移走之後毫無生氣,9月6日的照片顯示,樟樹光禿,已然死亡。他說,樹木本來就不適合移植,而未經管理的樹木銀行,根本就是樹木墳場。天母磺溪砍一棵受保護老樹只罰5萬,等於宣告以後繳錢就可以砍老樹!
2003年,台北市政府雖制定了全台第一個樹保條例,十年來也已完成台北市的老樹調查與許多審議工作,但是碰到政策干預時,常使樹保條例無法發揮積極作用。都市改革組織理事孫啟榕即說,樹保條例已經喪失應有的精神和作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