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6日 星期二

【哨兵之歌】贏過珊瑚礁守護桃園海岸 藻礁等待指定特殊地質地形

7月晴朗的天氣,桃園新屋海岸退潮後,螺貝蟹類這些海濱生物安靜地活動著。退潮後露出的礁岩中,海蟑螂忙進忙出,兇猛酋婦蟹、海瓜子橫屍沙灘,只見身上留著一個洞,看來又是蚵岩螺幹的好事。看似平靜的海灘,隱藏著比「名模生死鬥」更為嚴酷的生死存亡。
剛過三點,桃園在地聯盟發起人潘忠政以及新屋文史工作者葉斯桂現身海堤上,為即將拜訪桃園藻礁、來自全國高中地球科學老師擔任解說。不久,遊覽車載來約40位老師,一睹台灣最獨特而完整的藻礁地形[1]
全國高中地球科學教師齊聚新屋海岸,一睹藻礁面貌。攝影:廖靜蕙
全國高中地球科學教師齊聚新屋海岸,一睹藻礁面貌。攝影:廖靜蕙

養人 人養蚵

跟著兩位解說員,老師們專注地觀察礁岩中的動靜。這使得感受到人靠近的海蟑螂紛紛躲藏,來不及躲的螃蟹,則到了解說員手心,讓大家仔細端詳容貌型態。潘忠政說,蚵岩螺因牠鋸齒狀的舌頭會在蚵殼上鑽出一個洞,再分泌出液體溶解蚵肉,然後才能吸取內容物,沿岸的養蚵人家最不愛,於是他們捕捉蚵岩螺來吃,再把殼放回海岸成為寄居蟹的家。

桃園新屋藻礁地質地形。攝影:廖靜蕙
桃園新屋藻礁地質地形。攝影:廖靜蕙
忙碌的海蟑螂。攝影:廖靜蕙
在藻礁地形發現的細足鈍額蟹,尚未列入台灣物種名錄。圖片來源:潘忠政提供藻礁上的蟹類。攝影:廖靜蕙
藻礁地形孕育了珍稀物種,例如細足鈍額蟹,當地生態監測志工在藻礁地形監測過程中,動輒30隻。學者過去雖曾於屏東海岸發現牠,並製成標本,但牠尚未登記為台灣住民。除非證明這裡有牠適合的棲地以及繁殖行為,潘忠政則信信滿滿:藻礁地形顯然為其棲地!
螺貝蛤仔陸續歸隊,他認為,這與環保署河川監測、積極鼓勵志工採樣測水質、通報紀錄有關,由於這些努力,桃園海岸水質改善了。

27公里藻礁海岸 只保護一半不到

經過7年的等待,桃園「新屋溪出海口外側及其海域」4.3公里海岸,2014年終於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完成保護區劃設,另外許厝港國家重要濕地也有長達9公里的藻礁海岸依據《濕地保育法》保留下來,然而藻礁地形何止這些?長達27公里的海岸,只有近一半的海岸受到法令保護,還有一半的海岸飽受工程威脅。
不知是幸或不幸,由於桃園海岸沿岸多卵石,提供了珊瑚藻附著生長的基礎,珊瑚礁與藻礁交錯生長;並因草漯沙丘地形,潮來潮往所捲起的海浪,將沙子帶回海中弄濁了海水,不利於珊瑚礁生長,藻礁得以在此贏過珊瑚礁。從竹圍到永安漁港,連綿不絕長達27公里的藻礁,有部分露出海面,有些海岸如沙崙,礫石之下就是藻礁。
潘忠政為高中地球科學老師講解藻礁保育歷程。攝影:廖靜蕙
潘忠政為高中地球科學老師講解藻礁保育歷程。攝影:廖靜蕙

一挖五千年 工業區裡的藻礁悲劇

這片海岸卻也是開發最密集的地方。幾年前透過暢銷紀錄片《看見台灣》鏡頭,沿岸的河口排放五彩繽紛的水,以一種冷酷的歡樂流動著;現在我們看到的藻礁樣貌,是承受了多少汙染破壞後得以倖存已不可考,但殘酷的考驗並沒有停止。
儘管2007年中油公司輸氣管線工程直接穿過完整的藻礁,經媒體揭露而引發全民關注,亞東石化仍於2014年8月因工程不慎,傷害大堀溪口北岸藻礁,又因當地「不在保護區內」,至今未見相關單位妥善處理;中油2015年藻礁沙崙油庫施工,同樣以「不在保護區內」,橫掃藻礁,雖每次事故後,各部會大陣仗開會檢討、預防,然而藻礁始終難以擺脫多舛命運。
為了補足2022年用電缺口,中油選定觀塘工業區,估計以600多億經費興建第三天然氣接收站。
「過去保生中油開腸剖肚,也不過20公尺寬、500公尺長,表面積約1公頃的地,但是觀塘天然接收站一挖就是35公頃藻礁。再深挖更不得了。」這如同宣告人民以及藻礁,得告別這2.5公里海岸。他感傷地說。這幾年來致力於爭取桃園這片獨特地景獲得國民重視,每年藻礁海岸健行,每每遇到選舉就是候選人必爭之地,然而,這些努力往往一個工程就化為餘燼。
「7500年累積3.5公尺的藻礁,一次工程中就能消失殆盡。」潘忠政說,雖然天然氣第三接受站曾評估過台中港及台北港,尤其在台北港開發經費遠低於觀塘工業區,卻因環評與否而選定觀塘工業區。「當初如果中油不迴避環評,在台北港興建,現在可能都完成了!」
「只要市長有決心保護藻礁,中油掉頭就走了!」對於藻礁多舛命運,潘忠政感受良深,他認為關鍵就在於地方首長的決心。
1998年台大戴昌鳳研究團隊,就是在觀塘工業區大潭電廠確認藻礁的存在,退潮後仍可見縱深200公尺的藻礁,這段海岸是最具歷史意義的現場。然而,觀塘工業區仍於隔(1999)年完成環評,只因藻礁未具有保育地位,未受到足夠的關注。
他望著這片海洋,傳達了內心殷切的期待:「解編觀塘工業區,拆除兩邊凸堤,沖散淤沙,重現壯觀藻礁地形。」

新屋 與藻礁共生的客家庄

新屋是少數居住於海岸的客家族群,早在認識藻礁之前,就懂得與海共生。
「這一帶過去大部分都是使用天然石滬,每個槽池就是天然石滬。」葉斯桂說。
村民又是如何捕魚呢?原來村民編織竹圍,製造匣門效果,退潮之後的槽溝,讓魚跑不出去。來訪石滬的魚群更是隨著季節變化十分多元,北腹、鐵甲、烏魚這類洄游性的魚類是常客。
葉斯桂(左)擔任藻礁解說之餘,平日就是收集整理當地文史。攝影:廖靜蕙
葉斯桂(左)擔任藻礁解說之餘,平日就是收集整理當地文史。攝影:廖靜蕙
「早期魚多到充滿退潮之後的槽池,丟顆石頭都會打到魚。」他說這話時,滿是感概,現在都因污染不見了。「以前整個村落都在曬魚,一進村落就臭得要命!」
葉斯桂說,沒有冰箱的時代,村人都說海就是大冰箱,吃不完的魚不是到市場賣,就是滷或曬成魚乾。而這些海味,包括魚乾、魷魚,墨魚、烏賊,都是客家小炒的主角。「想想看,少了海味的客家小炒多寂寞啊!」
這幾年他透過訪談,收集不少客家族群特有的文化,希望能編輯成書,讓大家認識客家海洋文化。在新屋海邊,他唱起客家海歌:
海水濯濯萬丈深,
駕船遠達海中央,
看天不對好收網,
看妹變心好收心。
千年修練的藻礁或許只能隨著海浪應和著歌聲。由於藻礁是植物藻與礁石千年互動下來的珍貴獨特地質現象,既非植物,也不能單以礦物視之,造礁的藻類也非珍貴稀有,長久未受惠於法令。好消息是,剛三讀通過的《文化資產保存法》,在「自然紀念物」項目下,新增「特殊地形及地質現象」,若子法上路,也許就能為藻礁改運。
桃園藻礁大事記
2006年特生中心在觀音海岸進行研究時,意外發現中油公司、台灣電力公司、東鼎公司及經濟部工業局所提出之環評報告書,提及要在此段海岸建置六道突堤。
2007年五月輸氣管線工程直接穿過完整的藻礁,原本允諾只開挖四公尺的寬度,也因為搭設工作平台及堆置開挖後的藻礁碎塊,擴大影響區域,使得實際施工寬度範圍共達22公尺之多。農委會隨後發布新聞稿,引發媒體重視,陸續報導之後,才讓藻礁之危機呈現在國人面前。
2008年農委會林務局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列冊追蹤後,未有進展。
2011年原位於桃園北部龜山鄉的桃園煉油廠遷廠,傳言指出中石公司新廠廠址相中位於觀音鄉的觀塘工業區,此言引發觀音鄉民的一連串反制行動,包括成立反煉油廠自救會、連署、記者會等,藻礁保育議題再度浮出檯面。。
2012年民間團體要求林務局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劃設為自然保留區,但卻與地方政府不同調;經立法院召開藻礁保育公聽會,研商藻礁保育對策,5月桃園縣長也宣布撥千萬預算進行研究調查,鎖定以劃設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之可行性
包括桃園縣政府、經濟部工業局、經濟部水利署第二河川局、環保署、農委會林務局、台電大潭發電廠以及中油公司跨部會會議成立,透過分工改善藻礁現況;環保署與桃園環保局加強緝查違法工廠也使得當地水質明顯改善。
2013年初,桃園縣議會再召開公聽會,要求盡速劃設保護區解救藻礁以及桃園海岸。台南大學附設小學透過課程,了解藻礁的重要性及危急之後,發動全校一人一信給總統、救藻礁,總統馬英九則回應「聽到了」。
電影《看見台灣》更讓桃園40公里海岸線,溪流、河口遭到工業廢水污染呈現紅、黑海的景象一覽無遺。今年初,行政院召開國土保育專案小組第三次會議,做成減輕突堤效應與漂砂效應之物理性危害、加強工業區污水放流標準及逐年改善老舊污水處理設備以及加速完成劃設保護區等決議。
2014年4月15日歷經七年等待,台灣面積最完整,仍有生機的觀新藻礁,終於敲定以《野生動物保育法》劃設為野生動物保護區,成為全台第20個野生動物保護區;保護對象為河口藻礁海岸生態系及其棲息之鳥類、野生動植物,全區明定禁止各種開發、採取土石、礦物及傾倒廢土、排放廢污水及其他破壞保護區自然環境之行為。
2014年7月亞東石化在觀音鄉大崛溪北岸建造只用一個月的臨時卸貨碼頭,工程佔地寬約30公尺、長80公尺,其下的藻礁挖掘後堆置在水泥基地兩旁,礁體碎裂。碼頭工程之外,為了接駁船順利入港,又開挖出寬30公尺、長100公尺以上的河道,開挖而棄置的藻礁礁體碎裂,散落兩旁。
媒體報導工地負責人表示,雖施工過程有挖到藻礁,但開挖工程是經過合法申請;縣府農業發展局長曾榮鑑強調,大堀溪出海口不在觀新藻礁保護區內,距離保護區還有五公里,業者合法申請,農業局也無法取締。
2015年七月中油公司桃園煉油廠沙崙油庫工程,40支鐵樁,深及埔心溪北岸9公尺深生物礁層,並「就地取材」,挖掘附近中高潮線海岸鋪設路基,其中不乏藻礁、珊瑚礁遺骸。
2016年七月《文化資產保存法》部分修正草案三讀通過,自然紀念物新增「特殊地質地形現象」,有望為藻礁保護解套。
[註] 進入野生動物保護區前,老師們已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向桃園縣政府農業局提出申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