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以森林公園替代大巨蛋 藝文界聯署催生

黃大洲意外現身 為松菸說分明
本報2011年6月30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陳錦桐攝影
遠雄能否孵出大巨蛋,依據台北市議會決議,關鍵點在於7月2日前必須取得建築執照以及銀行融資。在履約期限前3天,多位藝文界人士發動連署,昨(29)日召開記者會,要求市府遵守市議會決議,也為松菸規劃藍圖,保留為第二座森林公園;這天雖大雨滂沱,但前市長黃大洲仍為松菸說項,意外現身記者會現場。

根據研考會資料顯示,台北市人均公園綠地只有5.16平方公尺,遠低於首爾、北京、上海、新加坡;又根據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的資料顯示,空氣汙染指標細懸浮微粒PM2.5,台北高達35,遠高於WHO規定的10,以及先進國家規定的15。
台大名譽教授賀德芬即表示,驚訝於台北市人均綠地遠低於上海(12.01),他說上海給人紙醉金迷的印象,綠地應該很少,沒想到台北市更少。
近日完成環評最後審查的大巨蛋,會不會遵照市議會的決議,未達履約條件即放棄開發,環團甚感憂心。賀德芬也對市議會已做成的決議、市府卻想翻案,感到不可思議。他說,市議會至少代表民意,市政府若翻案,如何向人民交代?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創會理事長文魯彬表示,30幾年前他剛來到台灣,非常喜歡台灣,但現在城市裡許多的綠地和老樹都沒有了。他說自己是反對蓋公園的人,因為整個城市都是公園,人應與大自然共生,不應分公園或非公園。但是他支持松菸成為第二個森林公園。
幼時家住7號公園附近的作家褚士瑩回憶未成為公園前,附近被稱為56巷的貧民窟時不時就因私接電走火發生火災,目睹同學遭受失去住處之苦,而此地拆遷之後,到底蓋體育場或公園才是對得起這些拆遷戶?對於財團形容長滿樹木、高低不平之地為「不三不四」,十分不以為然。
以一首「香味」紀念松菸的創作歌手吳易叡即以4種花香代表台灣人的歷史情感,他說從松菸的設計,保留日本人蓋菸廠的歷史痕跡;民眾的公共記憶是短暫的,蓋了巨蛋,歷史是走不回去的。
吳易叡提到,為紐約中央公園寫歌的歌手太多,但為體育場寫歌的人很少。公園是激發創作的來源,而能夠進入大巨蛋開演唱會的歌手,大多不是創作歌手。在流行音樂界做了25年的李昀陵說,摸著良心都知道綠地比大巨蛋好。他說,藝文界不該繼續對政治冷漠,如果不關心這個議題,以後就只剩下感慨。
身為台灣社會第一批環保記者之一,楊憲宏分享當初參與7號公園發展角力的歷程。當初只是要求公園預定地實現其功能,便引來激烈辯論。當時公園派的反面選項也是體育場,雙方不斷論辯,包括市政府對於公園的想像仍是充滿水泥鋪面,而保持森林樣貌,被批為「藏汙納垢」,經過20年,樹逐漸長大,才逐漸平息反對勢力。
而郝龍斌市長至今仍未覺悟留住綠地,楊憲宏鼓勵支持公園的民眾應拿出魄力堅持到底,未來將是一場「意志對決」。

黃大洲現身細說當年

在擔任台北市長期間,黃大洲完成了7號公園徵收,「樹」立大安森林公園,成為任內最重要的政績。黃大洲29日意外現身記者會現場,要為松山菸廠演變史說分明。
黃大洲表示,當初有蓋大巨蛋的想法,是因為民眾熱中棒球賽,有一次球賽遇大雨,民眾喊出要巨蛋的心聲。再加上若要爭取奧運之亞運舉辦權,確實需要場地,黃大洲遂規劃幾個運動場,包括一座運動醫院,當時規畫地點是現在的關渡自然公園。
當時的黃大洲看松山菸廠的樹極美,以及日據時代的房子很「老古」,充滿人文氣息,認為應與國父紀念館連成一片,而有「中山學園」的構思,並得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支持,後來因政權轉移而未竟。
黃大洲的城市治理哲學定調為「藍天、綠地、廣場、安全、喜樂、順暢」。對於記者數度詢問綠地還是巨蛋好,黃大洲皆基於尊重現任市長為由不便答覆,最後禁不起記者再三詢問,說出:「基本上綠地該保留還是要保留」。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