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我們是靠山海吃飯的人! 來看日本重拾「里山資本」的永續利用之道

2016年9月21日花蓮訊,廖靜蕙報導
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註]作為生物多樣性公約目標的永續利用典範,對於開發腳步劇烈的亞洲國家意義深遠。這幾年,里山倡議也引領台灣友善生態的生產風潮,開啟台灣社會重新尋思那些遍布我們山川、道地風土的里山,以及曾經有過的依存關係。
大漢技術學院休閒事業經營系副教授游麗方表示,日本重新凝視「里」的重要性,展開維繫各該地區的自信和活力來源,目的是確保生物多樣性及抵禦全球氣候變遷,並促進可持續利用自然資源的貢獻,十分值得台灣效法。
由次生林、水塘、農地、房舍,各種不同的土地利用所形成的鑲嵌板塊,構築社會生產地景。圖為花蓮富里鄉羅山村。圖文:廖靜蕙
由次生林、水塘、農地、房舍,各種不同的土地利用所形成的鑲嵌板塊,構築社會生產地景。圖為花蓮富里鄉羅山村。圖文:廖靜蕙

里山資本失落 生物多樣性難保

山是指大自然(深山)與都市中間地帶,經過人們不斷經營,當人們不再依賴山林資源,鄉村就業機會少了,人走了,缺乏經營的山林跟著荒廢了,生物多樣性減少,森林也變調了。
「每個國家都有這樣的村里復興活動,但因當次的生物多樣性大會在日本舉行,並以日本提出的案例為名稱,才稱為『里山』。」游麗方解釋,「里」是指一個村莊,周圍有原野和田間、草地、海灘或水濱,是由自然的區域所形成的里山生活。因此,傍山而居的山村稱為「里山」,居住於平原地帶的鄉村為「里地」,「里海」就是漁村。

台灣所稱的「淺山」或能純指自然生態,區別與「里山」的差異。以下所稱里山泛指里山-里地-里海的概念。

游麗方說,當人們依賴進口物資與能源的便利,就減少自然資源的使用與管理,原本適合人們居住的里山,隨之蕭條沒落。因此日本提倡「里山資本主義」,透過里山自然資源永續利用,讓人們回到宜居的里山生活,更能維繫居民生計與生物多樣性。

他深刻體認里山資本如何被能源替代,改變生物多樣性。2005年他到日本調查,和一位日本教授經過山村,驚嘆山村附近里山林木長得筆直、茁壯。

日本教授笑著說,「這是因為森林樹枝經過修剪疏枝,才會筆直地往上長。」他接著說,「如今這種情況越來越少了。」因為進口能源便利,暖氣使用石油,加上人口老化,缺乏青壯人口取薪木升火;不再取木材,就不再修枝,於是任由林木自生自滅,森林也因此變得優勢種越長越大,多樣性減少。
以前人們到森林取香菇、挖竹筍、採愛玉這些副產品,山林的里山資本有人經營、有人使用;現在竹子沒人取筍,長得又高又大,林相逐漸單一,空間變小,生物多樣性跟著減少

重拾里山資本 回應能源需求

山林蘊含豐富的里山資本,人類不利用也只是白白浪費。」當人們意識到這個道理,進而恢復里山資本的經營管理。
游麗方舉例,真庭市是位於岡山縣北中部的城市,與鳥取縣接壤,為岡山縣內面積最大的行政區。轄區南部位於吉備高原,北部位於中國山地(ちゅうごくさんち)。森林覆蓋率超過80%,目前市區11%的電力,是由「銘建工業株式會社」木材廠開發的木屑發電,老闆是中島浩一郎。
過去一年要花5千萬請人家載走剩餘的木屑,後來思考何不以回收的木屑開發為副產品使用,於是將回收的來木屑燃燒發電供工廠使用,省下這5千萬的運費及處理費;沒想到電力有剩,於是賣給當地的電力公司。
一開始電力公司不想買,卻礙於碳排放的相關法規,為了跟上法規,電力公司不得不以優於原價的價格採購電力,銘建公司光是賣電,年營收就達2億日幣。
日本冬天一定要有暖爐,卻須燃油,日本政府為了響應這款減少碳足跡的薪材,設計了燒木屑的暖爐。銘建公司也將發電剩餘的木屑壓縮成子彈型,以運輸車輸送到村落每個角落的家戶,配合燒木屑的暖爐,提供種植熱帶蔬果的農戶取得能源
們統計,每戶人家一個冬天約需5噸的子彈型的木屑當燃料,這些壓縮的木屑條,也外銷賺取外匯。
圖左:銘建公司將木屑壓縮成子彈形狀,方便運輸使用。圖右:燒木屑的暖爐。圖片擷取自銘建株式會社網站。
圖左:銘建公司將木屑壓縮成子彈形狀,方便運輸使用。圖右:燒木屑的暖爐。圖片擷取自銘建株式會社網站。
由於業務蒸蒸日上,公司需增聘人力,社區也增加了就業機會;農民也能就近取得再生能源生產熱帶蔬果。如今原本業者視為副業工作,轉眼成正業,產能與產值不輸企業原本的木材加工製品

定位里山:給下一代自然環境應保全的重要位置

早在18世紀江戶時代,日本就有里山聚落選拔,近代更從2002年就有相關的活動,從第一年的農林水產大臣獎,第二年環境省大臣獎,2004年開始里山30選,去(2015)年日本環境省自然環境局推出「生物多様性保全上重要的里地里山500」選拔活動,評分依據強調人們身邊極為熟悉的村里,孕育了獨特的文化和豐富情感的環境。
游麗方指出,「里山」建立在人們長時間依附大自然的共存環境。無論是稻田、溪流、平原、後山等,是人們生活和聚會的所在,也是和花草鳥獸,各種昆蟲動物們的共同生存空間;更是孕育各種豐富生命、為了留給下一代自然環境應致力保全的重要位置。
日本環境省辦理「重要的里地里山」選拔,則是為了推廣這些地區的生活和生產方式,將之視為「豐富的公有財」;當地方鄰里社區組織協會致力守護這項資源之際,也將豐富的里地里山保護活動相關知識介紹給大眾,連帶推廣該地區農產品,品牌及旅遊資源。
「重要的里地里山」選拔特別指出保護及利用里山的方式,會隨著環境改變的情況下產生變化;它順應當地人民生活方式而生,不是為了制訂新的限制和規定,左右其對農業和林業的經營,或改變生活和土地利用的方式。
此外,活動也申明選拔不會要求團體組織,有任何強制持續的管理里地里山的義務。
游麗方也注意到,日本官方對於獲選後,可能湧入遊客參訪,因此呼籲進入「重要的里地里山」,須依據各地區的要求,甚至有些必須事前得到當地組織的同意才能進入,都需尊重其規範。

以里山選拔 召喚物種歸隊

換言之,500選的作法是以社區投入自然生態保育與產業的熱絡程度,居民參與度、願景、方法、操作方式等;生物多樣性則以物種為指標,這個物種是和當地有情感連結的,曾經消失或式微,透過農法的改變重新找回來,竟與台灣的「綠保標章」精神不謀而合。若以台灣來看,像崁頂的黑鳶與紅豆、官田水雉與菱角、苑裡白腹秧雞與稻米等,有望入選。
台灣里地案例:台南官田菱角田。圖文:廖靜蕙
台灣里地案例:台南官田菱角田。圖文:廖靜蕙
麗方說,日本的「螢火蟲米」,目的就是讓水生的螢火蟲重返水田棲地,螢火蟲一生的四種型態都會發光,螢火蟲米保證買米的人,隨時來村莊都可看到亮閃閃的螢火蟲。價格雖是一般米的十倍,還沒上市就預購完成。因此,讓螢火蟲活著,就能創造好的營收
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李光中表示,日本里山物種的選擇,會是特別存在於里山-里地-里海的物種,卻因慣行農業、農村蕭條而消失了;就像我們小時候抓泥鰍、青蛙,看到蜻蜓飛舞,現在卻沒有了,透過里山倡議將以前消失的物種召喚回來。
日本政府也於2001年開始,結合農林水產省和環境省,進行全國性同步的「田間生物調查」活動,全國共611個團體參加,包括社區和非政府部門團體,包括1300個魚類、300個蛙類、1500個水生昆蟲樣區樣點,確認有94種魚、13種蛙、27種水生昆蟲會出現田間,並將點位中最常出現的物種排列出順位,得出頻危物種資訊。
這個活動也陸續加入外來種調查,最後變成是全國水生生物調查。從2001年以來的資料,也都公布在網路上。
:2010年各國於日本召開了生物多樣性公約國大會(COP10),會中提出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與愛知目標,藉由傳統的生活智慧和環境哲學,尋求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方式,挽救快速流失的自然棲地與生物多樣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