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

全台首例! 盼為珊瑚礁改變農法 新社部落發起海洋監測

2016年9月19日花蓮訊,廖靜蕙報導
農業行為會對海洋生態造成衝擊嗎?位於花蓮縣豐濱鄉新社部落居民,代代與海相依存,他們觀察到過去美麗的珊瑚礁,因施行慣行農法而變色。近年恢復有機農法後,蒼白的珊瑚礁得以重現生機。因此部分族人自主發起珊瑚礁監測,盼以科學證據,說服部落改變耕種方式。
協助進行監測、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指出,這將成為台灣首度監測農業與珊瑚礁關係的調查。
中研院研究員陳昭倫、新社居民、花蓮場研究人員到新社海邊現勘,討論監測重點。攝影:廖靜蕙
中研院研究員陳昭倫、新社居民、花蓮場研究人員到新社海邊現勘,討論監測重點。攝影:廖靜蕙

新社珊瑚礁多樣性高  農藥化學品使珊瑚白了頭

花蓮豐濱鄉新社部落是台灣東海岸少數的噶瑪蘭族之一,部落因台11線切割成兩半,但族人始終沒有忘記隨著季節更迭變換身分,以及與大自然互動的模式。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多年前在東海岸水下調查,花蓮珊瑚礁分布最完整之處就在石梯坪,長1公里、寬100公尺,路邊就可見潮間帶,「十分漂亮,30年前的墾丁珊瑚礁就長這樣。」
不過新社部落有機產銷班長潘銀華說,小時候秋季潛水採集龍蝦,水下2~3公尺就有的珊瑚礁。各種形狀都有,樹枝狀、饅頭狀、大便狀,包子狀等等,種類很多;龍蝦常躲在珊瑚礁裡。
「我們種田時是農民,農閒時是漁民、也是獵人,了解山海的變化。」潘銀華解釋,他們比較過早期未使用化學資材時,珊瑚礁非常美麗,但隨著慣行農業使用除草劑和化學肥料,珊瑚礁變白了;他不懂為何珊瑚礁是白色的,以為是新品種;陳昭倫解釋,這是因為珊瑚死了,骨骼變成白色的,和人類死亡留下白骨一樣。
潘銀華接著說,這幾年農友在「半島」[註]恢復友善環境的農法後,珊瑚礁也跟著恢復了。「如果有科學證據,就可說服上游的農民改變耕種方式!」
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去(2015)年開始推動里山倡議,新社部落靠山傍海,成了推動里海觀測的重點。因此引薦珊瑚礁研究專家陳昭倫擔任顧問,提供居民監測相關資訊。

農藥毒性急可稀釋  化肥影響長久遠

陳昭倫說,農業影響珊瑚礁早已有例可循。澳洲因白人200多年開發種植甘蔗,使用的藥、肥,隨著昆士蘭省三大河系直奔入海,影響大堡礁沿岸珊瑚礁。
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副場長范美玲表示,新社有20~30公頃的水梯田,由於新社水梯田採取「漫灌」的方式,灌溉水從最高的梯田一路往下溢流,沿途也將農藥、多餘的肥料往下帶,到了最底下的梯田,往往過肥並漫流入海。
肥料與農藥影響珊瑚的情況有所差異,陳昭倫解釋,農藥是急性的,肥料則改變海洋初級生產量。
「太平洋近岸都是貧營養的,這對珊瑚是好的。」他說,海裡很多植物需行光合作用,光合作用最主要是氮和碳,珊瑚能控制藻類的密度,也提高光合作用的效率;但若氮肥、磷肥過多,藻類就會不斷增生,進而影響珊瑚;肥料對於珊瑚的影響是緩慢而持續的。
殺草劑的影響是則是急性的,雖帶來立即傷害,但若水的補給夠、稀釋快,還有機會復原。
「是否過肥,可觀察出海口冬季枯水期,如果出現水看起來特別綠的『水華』現象,就代表營養鹽過甚使得藻類增生。」這道理就像種田時,夏天溫度高、水不流動,就很容易長藻類,因此減少用肥,恢復傳統農耕,有助於海洋生態。他補充說明,農作物營養源從地底下流出去,還會影響伏流水,長遠而持續。

「里海」永續利用  恢復友善農耕、天然海堤為必要

談里海永續利用,不得不從山上談起,沿途友善的農耕行為,能利用生物(包括動植物)吸收,讓沿途有機物質在進入海底前有機會消化,是最好的方式。
新社天然海岸線上,巨大消波塊就放置海邊。圖文:廖靜蕙
新社天然海岸線上,巨大消波塊就放置海邊。圖文:廖靜蕙
梯田的好處就是讓很多有機物質沉降到梯田裡。「一般珊瑚礁所在之處,都需紅樹林充當過濾器,台灣珊瑚礁遇到的難題就是缺乏過濾帶,梯田有如紅樹林。」因此梯田的管理相當重要,不是一直施肥,而是讓有機物沉降、過濾,讓乾淨的水流入海。
上週一(12日)陳昭倫走訪豐濱新社部落海岸,巨大的消波塊沿岸堆疊,幾乎找不到通往海裡的路,讓人忘了這裡是台灣僅剩不到一半的天然海岸海岸線。一旁還有凸出的海堤,河川局以此做為減少海岸掏空的對策。
潘銀華表示,過去這裡很多魚蝦貝蟹,現在都不見了,希望能找回來。陳昭倫認為,此地應有的魩仔魚、鰻苗。
「這些洄游生物都會認回家的路,怎麼下來就怎麼回去。」但是水泥化堤岸阻擋了去路。陳昭倫說,「你把路封起來,牠就不斷爬上去又掉下來,最後誤以為走錯路,久而久之就遷移其他地方。」他建議社區考慮這些因素,未來海岸工程必須思考「破堤」或近自然工法的設計。
他推估此處春天珊瑚應該會產卵,是推動生態旅遊很好的景點;還可以淡水域生物復育,例如蝦虎、毛蟹、爬岩鰍溯溪。而里山里海的概念就是把山上處理好,海就會好,海只要適度利用就能維持的很好。
水泥工法使得洄游生物處處受阻。攝影:廖靜蕙
水泥工法使得洄游生物處處受阻。攝影:廖靜蕙
不一樣的農改場  陪伴社區山川里海兼備
而要改變現在的習慣,回到友善農耕等永續利用作為,陳昭倫說,在地社區的意願十分重要。因為珊瑚礁監測基本上都需要培訓,而水下工作有風險,因此必須經過訓練的人才能進行。
噶瑪蘭族新社部落從山到海完整的里山地景。圖片來源:花蓮區農業改良場提供
噶瑪蘭族新社部落從山到海完整的里山地景。圖片來源:花蓮區農業改良場提供。
「推動有機或藥肥減量,再加上水下珊瑚礁調查,設樣帶長期監測,每年做一次,颱風來再做一次,觀察變化,就可以比對。」再加上監測陸源的物質如何進入到大海,每季一次河口水樣採集,將碳、氮,列為監測重點,了解從陸源進入海洋的數量,將來控制才有依據。
「農改場會做這件事很令人吃驚,但卻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提到他接到自稱花蓮場電話,起初以為是詐騙集團最新型的詐騙手法。「台灣的農改場若都如此有概念,台灣的農業永續就有希望!」
花蓮場場長黃鵬表示,改良場的重點是生產,希望首重協助農民的收益得到平衡,其次,這些監測結果能成為政府補貼恢復環境的施政依據。「不能只讓農民負擔環境的維護,農民創造的環境利益,最好能反映在環境補貼上。」
未來花蓮場不只協助新社部落,還將串聯上游的無菸(復興)部落。范美玲表示,這裡都是梯田,山上有阿美族復興部落,期待從山上一脈下來,讓山-川-里-海相承,架構完整的里山地景。
註:當地居民習稱「半島」,實為海階地形。
【相關文章】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