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

萬里桐珊瑚礁、海岸生態系退化 悠活難脫干係

2013年10月28日高雄訊,廖靜蕙報導
「墾丁悠活麗緻渡假村」今年5月遭踢爆違法營運,目前在屏東縣政府補做環評程序,並已完成第二次專案小組審查。只是14年來悠活所在地萬里桐海岸,產生多少變化?柴山生態教育中心昨(27)日舉辦講座,海洋研究學者趙世民說,全世界大概只有台灣和共產國家會在這麼靠近珊瑚礁的地方蓋飯店;珊瑚礁研究學者陳昭倫也認為,悠活不能否認和當地海洋生態退化之關聯性。
1993年萬里桐潮間帶潮池中豐富的黑海參族群(攝影:趙世民)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說,除非能夠進行實驗,否則無法釐清悠活和當地海洋生物多樣性衰敗的關係。「最好的實驗就是讓飯店關30年,就能證明是否有相關。」
萬里桐海洋生態曾孕育國內重要海洋研究學者
墾丁國家公園擁有四座海域生態保護區,其中萬里桐地區的潮間帶是墾丁國家公園內最為寬敞的地區。萬里桐小漁村位於恆春半島西側,面對台灣海峽。在1994年之前此地的潮間帶生態豐富,是學習珊瑚礁生態最佳的入門教育場地。但是自從1997年(悠活營建)之後,潮間帶的生態急遽變化。
1992年萬里桐潮間帶。背景為悠活度假村未開發之前的景象(攝影:趙世民)
萬里桐因為海洋生物的豐富,1年365天都可以做研究。幾乎是學者研究調查必到之地,這地區孕育了台灣重要的海洋學者。短短20年時間,卻改變了海岸景觀,白天遊客人潮絡繹不絕,到了晚上,遊客手上的手電筒更照亮的沙灘。「一天24小時不斷在潮間帶踩踏,怎會沒有影響?」趙世民說,因為飯店的存在,吸引人潮絡繹不絕,成為潮間帶生態災難。
「萬里桐的海參快沒了」萬里桐潮間帶的潮池,1993年前曾為墾丁海域海參多樣性最高的地方,海參種類相當豐富高達12種,研究海參多年的趙世民最近一次到萬里桐觀察,「一片死寂,看不到海參」。他以圖片對照不同年間的差異,他說1992年在萬里桐海邊拉起2公尺X2公尺的方塊,就有約160隻不同種類的海參,現在同樣地點很難再找到海參,他評估應該都已經往外退縮了。
海參在潮間帶扮演清道夫的角色,當海參無法發揮其角色時,有可能造成海洋優養化的現象。1997年後,潮間帶常見因陸源廢水的排入產生優養化造成的藻華現象,而且當地的潮間帶生物消失殆盡。

過漁優養化珊瑚礁病危

生態完整的墾丁珊瑚礁。(攝影:陳昭倫提供)墾丁原有小而美的珊瑚礁,面積不到全世界珊瑚礁的千分之一,卻擁有1500種珊瑚礁魚類,佔全世界1/3。珊瑚礁有如海底的住屋,由各種不同功能的海洋生物,如大型掠食性魚種、草食性以及腐食性生物,以及共生藻之類的生產者,支撐起健康的城市。陳昭倫表示,珊瑚礁往往因颱風、珊瑚白化以及食珊瑚生物大爆發等因素,受到影響,但在沒有人為干擾的情況下,系統會自然恢復。
去年一份研究指出,墾丁海域的珊瑚礁衰退(包含萬里桐)與海岸開發、遊憩人口增加所帶入過多的生活廢水有關,廢水排放增加營養鹽、提高沈積物量,造成藻類增生,覆蓋珊瑚礁,歷年遊憩人口增加和活珊瑚覆蓋比例下降有顯著的關係。萬里桐的珊瑚礁可能受到過漁和過多營養鹽輸入的影響而消失。
去(2012年)發表於國際期刊的兩種台灣新發現石珊瑚「福爾摩沙偽絲珊瑚」與「柴山多杯孔珊瑚」,陳昭倫已提案到林務局野生動物保育委員會,建議列為保育類物種,以爭取珍稀珊瑚保育、保留珍貴珊瑚礁生態系。

環評將高規格辦理

不過在場的民進黨高雄市議員張豐藤卻為屏東縣長說話,「曹啟鴻有心做好,不要質疑他」。
張豐藤認為,當地廢水優養化並非悠活造成的,悠活已將生活廢水繞過浮潛區外排放;民生廢水是來自當地社區。陳昭倫回覆說,當地人口持續下降,悠活說要帶動地方經濟成長,結果卻非如此。悠活不願意提供14年來的入住人數,只能假設遊憩人口是增加的,民生廢水所造成的優養化不應是當地社區。
張豐藤說,悠活目前都會帶遊客解說,但是北邊露營區,南邊雖是生態敏感區,卻是國家公園推薦的浮潛區,很多人會過來,悠活沒有執法權、無法管制,是誰造成影響,恐怕還需更多證據。
張豐藤說,屏東縣府座談在環評過程將採高規格舉行,讓環保團體完整發言才能做成決定;環評審查是基於預防性評審,但悠活已經存在14年,影響已經存在,他建議縣府要能比照未開發前以及現況的空照圖,完整呈現海洋生態的差異,才能決定要不要通過環評。
環評有可能做成「不予通過」或「有條件通過」,有條件通過會要求衝擊降到最低或進行補償,目前有幾個建議,包括1.污水處理做到零排放、全部回收;2.成為環境教育場所。3.提撥經費給學術團體做海洋生態監測;4.整個社區一起合作把環境敏感地方保護下來。「墾丁造成環境衝擊的飯店很多,悠活算是優等生。」

原來飯店離海這麼近

這番話並未讓學者放心。陳昭倫認為,悠活違法在先,應優先解決,再提環評。再多的補償以及環境教育都是無助於恢復海洋生態,研究指出,珊瑚礁恢復需30年時間。生態上來看,悠活不但靠海岸近,環評法實施之後,又偷偷擴張興建,這部分應該停止。「建築離海岸這麼近一定對海岸線有影響」陳昭倫說,南亞大海嘯之後,全世界都同意靠海這麼近會影響海岸線。因此悠活必須停止後來擴增的建築,讓海岸線恢復。
民生廢水與伏流水排放關係透過空照圖無所遁形。(圖片來源:陳昭倫提供)
「環評過了一切都很難解決,環境工程人員認為可以解決環境問題,再完美的工程都有問題。」趙世民現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員,他以多年經驗指出,有爭議的案件最弔詭的就是「有條件通過」,這是哲學性的東西,用以區別政治家與政客,業者最喜歡這句話。今天造福的均利或圖利少數人?政治家考慮的是長遠的未來就是台灣環境,而非有錢就能搞定一切。「此例一開後患無窮」。

環評委員沒有海洋生態背景

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洪輝祥表示,墾丁國家公園長期來未建立遊客的入園行為規範以及遊憩責任,在保育責任上是失敗的。國家公園優先關照遊客遊憩需要,行政系統人力都在為觀光倍增服務,還訂目標2020年達1000萬人次,去年已達700多萬人次。在承載量不明的情況下,無止境開放遊客數,「只要景觀好的地方,每個地方都可以進去」不管生態系死活。
洪輝祥也指出,環評交給屏東縣政府,委員沒有一位具有海洋生態背景,委員只以肉眼觀察說海岸還很乾淨,對於環團提出的藻華現象卻視若無睹。學術的客觀是國家的良知,現在卻讓人抱頭燒。「原該守門的人卻不守門」
陳昭倫也指出,萬里桐是墾丁生態系劣化最嚴重的地方,比核三廠、後壁湖一般認為可能有生態疑慮之處相較,還更為嚴重。一連串的開發讓他擔心在政治人物操弄下,墾丁國家公園可能解編,珊瑚礁也會消失。

以公民力量守護海洋生態系

現場討論有民眾建議發起拒住悠活行動;也有民眾認為應該將墾丁一帶違法、衝擊生態的旅館民宿問題,一併解決。陳昭倫認為,悠活蓋在海岸線旁邊,和美麗灣同樣具有指標性意義,如果不擋下來,將如骨牌效應帶動一連串開發。他建議把議題拉到首都,召開記者會,讓全國人民知道。
「不停的抗議是文明進步的動力」趙世民指出,要不斷抗議,但要理性,讓民眾知道發生甚麼事情。洪輝祥表示,國家公園壓力非常大,公民社會價值就是合法要保障,非法就要移除。陳昭倫也指出,環境運動不能偏離法律、科學證據以及訴諸環保團體、公民力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