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盼軍方手下留情 民間搶救「牛奶館」湧泉文化老屋群

【原來高雄這麼水】系列報導X
2016年7月6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位於柴山下的青泉街因豐沛的湧泉流經而得名,湧泉培育出健康的牧草,曾是日治時期「高雄牧場」場址,當地人習稱「牛奶館」。日治時期遺留的老屋群,成為國民政府安置軍眷之處。然而,國防部卻以一紙公文,表示將於本月16日進行移除,引起民間團體關注,發起搶救行動。
牛奶館彩繪。攝影:廖靜蕙
牛奶館彩繪。攝影:廖靜蕙

柴山下奶味湧泉  保育有產值

現在民間團體口中的「牛奶館」,是由高雄市柴山會認養的空地,原屬國防部,後移撥給國有財產署,再由柴山會認養。總幹事楊娉育說,2013年7月,因為調查柴山壽山下「龍巖冽泉」湧泉源頭,而追蹤到「牛奶館」後方咾咕石水渠,湧泉產業的紋理也因牛奶館鮮活的故事而逐漸清晰。隔年因空地中兩株被軍方以修樹之名斷頭致死的老木麻黃,以及遺留角落的老欖仁樹,柴山會決定認養這處空地,遂依法向國產署申請認養進行綠美化。
2014年5月,柴山會接手這塊地時,地上建築物雖已拆除空屋深鎖,巷弄中堆著垃圾,空地四周圍著鐵皮、棄置廢棄物,地上殘留著磁磚瓦礫。協會號召數十位志工進行清理,進行綠美化,歷經數個月才具目前樣態,前任理事長林雅蓮更常自掏腰包,添購養護用具,有空就前來整理。牆上的彩繪是附近居民拍照熱點。
2013年「牛奶館」由鐵皮圍起來的樣子。圖片來源:廖香璞牛奶館現況。攝影:廖靜蕙
2013年「牛奶館」由鐵皮圍起來的樣子。攝影:廖靜蕙牛奶館現況。攝影:廖靜蕙
「我們將住民記憶融入綠美化的設計裡,照護綠地當中,也幫忙打掃清除巷弄垃圾。」楊娉育說,努力兩年後,矮竹籬、老樹、綠地、老屋群,以及其後襯托的藍天青山,讓老屋群的紋理鮮明、古樸、雅致。
高雄市柴山會總幹事楊娉育。攝影:廖靜蕙
高雄市柴山會總幹事楊娉育。攝影:廖靜蕙
然而,軍方卻要拆除牛奶館後的空眷舍。楊娉育認為保留牛奶館具有幾項重要意涵,首先,若要回復清末鳳山八景之一的「龍巖冽泉」,必須保護柴山湧泉水文環境,而鄰近的牛奶館則為湧泉與民生相依存的具體地標。
再從高雄市城市發展脈絡而言,壽山東側之北有左營舊城,南有哈瑪星,中有柴山湧泉區,不同於前兩者以人文盛名,湧泉是以生態為骨架、人文為血肉的區域,增添多樣性。
楊娉育指出,作為高雄市民的母山,此地也是柴山豐富生態的展延,集生態、水資源、人文於一身,是實踐社區保育以及環境教育最佳場域。

文化局:文化審議已啟動,籲請軍方留屋

眷舍土地所屬單位為國防部,管理單位則為海軍司令部。據了解,目前眷舍人口全數安置遷移,並已清空,拆除經費也已提撥,管理單位以登革熱及環境清潔為由,必須盡速執行;目前老屋群選項除了申請為文化景觀登錄,其次是取得國防部同意代管土地。
楊娉育表示,去(2015)年由立法委員管碧玲召開的協調會中,柴山會提出願意代管土地,國防部代表則表示只能託管給公部門;但卻又當場拒絕對於有興趣、提出這項代管提議的公部門。
高雄市文化局文化資產中心主任林冠宇接受訪問時表示,已收到柴山會「柴山湧泉人文地景」文化景觀登錄申請文件,將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安排審議;文化局也收到軍方函知7月16日進行拆遷,只是審議時間無法配合軍方拆遷時間,因此,已擬公文回覆軍方,眷舍已依照文資法進行文化景觀審議流程,在得知結論之前,勿拆除眷舍。至於問到函文是否來得及暫停海軍司令部拆遷?林冠宇說,公文已跑流程,「應該來得及」。
柴山會整理牛奶館的故事,提供環教場域。攝影:廖香璞
柴山會整理牛奶館的故事,提供環教場域。攝影:廖香璞
楊娉育呼籲軍方,除了虐狗、誤射飛彈這些負面形象外,應展現優良的形象,並以人文關懷行動來,證明是與人民站在一起的國軍;軍力是用來保護社會人民,包括文化資產,而非當文化保存遇到軍方就陣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