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

重拾「天險之境」遺落故事 《合歡越嶺道》述說太魯閣壯烈之戰

2016年7月1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1914年9月5日,時任台灣總督的佐久間左馬太,為了慶祝太魯閣討伐戰(太魯閣戰役)獲勝,在台北苗圃(現為台北植物園)張燈結綵大肆慶祝。仕女、闊太身穿和服、西式小禮服參加盛會,聽說連台北第一藝妓也受邀前來。
正當數千人酒酣耳熱之際,卻毫無預警的颳起一陣強風,夾帶豪雨,眾人走避不及,尤其吸了大量雨水的裙襬,更讓女性們動彈不得,場面從盛大豪華變得狼狽。這場強颱來得急,去得也快,隔天中午又是風和日麗好天氣。這段戲劇性的變化,有如為這場勝仗下了點評。
合歡越嶺道海報。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合歡越嶺道海報。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30日,在《合歡越嶺道:太魯閣戰爭與天險之路》新書發表會上,古道學專家徐如林娓娓訴說這段故事,揭開發生在合歡越嶺道上的這場戰役,這場被日軍視為「重要而偉大」的戰役,使得太魯閣族人遷移他處,離開曾經世居的家園,也為五年的理蕃計畫留下歷史終章。
世居天險之境  無端捲入戰役
提起太魯閣之戰,就須從內太魯閣談起。由立霧溪切出1000多公尺高的太魯閣峽谷,在其上的高位河階,千年前就不斷有原住民前來居住,18世紀東賽德克人趕走了猴猴族之後,從此定居下來,為現之太魯閣族。立霧溪因有金子,荷蘭時期,即因淘金熱擾動了原住民與世無爭的生活,不少戰事因此啟動。
由於他們少與外界往來,過著自給自足與世無爭的生活,卻因位處天險之境,一直給外界神秘的印象,以至於1895年日本人統治台灣以來,一直到1913年近20年時間,對此地仍然陌生,不但當時的地圖上一片空白,連號稱「台灣蕃通」的森丑之助都沒進去過。
因為陌生也使得日軍心生恐懼,於是就把內太魯閣人想成妖魔鬼怪,甚至把很多抗日事件都算到他們身上。為此,日治時代斥資1540萬日圓的「五箇年計畫理籓事業」,即鎖定太魯閣跟賽德克族,並將太魯閣族視為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戰,太魯閣族平白無故捲入戰事中。
台14甲線是合歡山越嶺道的一小部分。攝影:廖靜蕙
台14甲線是合歡山越嶺道的一小部分。攝影:廖靜蕙
這場日治時期規模最大的戰役,從前一年(1913年)就開始地圖調查,險峻的地形以及嚴苛的氣候條件,使得合歡山遭遇台灣史上最嚴重的山難,3月某個夜晚,一夜間死了89人。
佐久間左馬太不惜親自督戰,從1914年6月1日開戰,直到8月13日結束,日本官方動用軍警超過2萬人,毫無顧忌地直驅部落,不但將食物搜刮殆盡,更刻意毀壞良田、燒毀聚落,並宣告「勝利」,才有隔月這場慶祝會,更為古道沿途增添傳奇色彩與悲壯氣氛。

鑽石般發光  一生定要走一趟

合歡越嶺道作者徐如林導讀。攝影:廖靜蕙
合歡越嶺道作者徐如林導讀。攝影:廖靜蕙
新書發表會上,徐如林親自講述這段故事,台下粉絲的心情也跟著故事情節起伏。這是繼2011年能高越嶺道、2014年浸水營古道後,與林務局合作的第三本古道叢書,也是楊南郡與徐如林夫妻第一條調查的古道。
「合歡越嶺道因為中橫公路的開闢而變得零零碎碎,但是,留下來的片段卻是像鑽石閃閃發光。」他認為,無論合歡山一帶的高山風光,或是橫越太魯閣峽谷的斷崖峭壁,可及性高,適合一般國人前往,「一生一定要去走一趟,人生才不會有遺憾。
合歡越嶺道起自南投埔里起步,經過霧社、三角峰、櫻峰、合歡鞍部,翻越中央山脈,進入立霧溪流域的關原、托博闊、卡拉寶、古白楊、塔比多(天祥)、巴達岡等部落,現在合歡山上的中橫和台14甲,就是一部分合歡山越嶺道。其中,為了開鑿位於太魯閣國家公園錐麓斷崖的大理石峭壁路段,更留下無數傳說。
合歡越嶺地圖。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合歡越嶺地圖。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在這條道上,他們曾經歷生死交關。原來楊南郡對虎頭蜂毒過敏,有一次調查途中,即因虎頭蜂叮螫在路上昏迷逾八小時,這段時間,徐如林始終緊緊握著他的手臂,深怕他醒來一個翻身就摔到路旁谷底。
2014年7月,接下這本書寫作計劃不久,楊南郡即診斷為罹患食道癌第三期,今年6月初再度到合歡山拍攝導讀影片,短短幾天腫瘤從無到腫脹如乒乓球,下山後直奔醫院,醫生建議立即手術,上周五剛出院,新書發表會結束後隨即趕赴醫院拆線。
1986年展開合歡越嶺道踏查時,楊南郡徐如林留影。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2016年6月楊南郡、徐如林第無數次重返合歡古道留影。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1986年展開合歡越嶺道踏查時,楊南郡徐如林留影。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2016年6月楊南郡、徐如林第無數次重返合歡古道留影。圖片來源:林務局提供
楊南郡致詞時說,因為開刀,醫生要他講話不能太大聲,也不能亂講話,但他說自己非常愛講話,跟粉絲們約身體好時一起聊聊天。
這些「遺落在山林的故事」,透過台灣重量級古道專家楊南郡整理口述,藉由同為古道專家的夫人徐如林流暢文筆,得以呈現在國人眼前。農委會林務局長李桃生致詞時說,「希望透過這本書將台灣偉大的傳奇傳遞給年輕世代。」
李桃生說,台灣雖然小,是面積小、土地少,其實是一座壯麗的島嶼,不輸給大國。他引述美國作家一睹合歡山、太魯閣峽谷的秀麗之後,認為一切風景都微不足道,以此詮釋合歡山越嶺道沿途風光卓絕的地位。
他說合歡越嶺道的天險之路,展現的就是「磅礡山水,壯麗台灣」。在他退休前能出版這本書,他十分感動,「我們何其有幸生長在一個生物多樣性豐富、又有歷史的國度!」
日治時期三大理蕃事件
佐久間左馬太的五年理蕃計畫,並沒有止息原住民抗暴行動,隔年即發生大分事件,經與布農族人對峙18年後,仍未有成效。這使得日本政府即使以三倍薪水都沒人願 意來此敘職;最後是總督對他們低頭,邀請他們到台北賓館總督官邸,由總督夫人親自安撫,才平息這場對峙。徐如林說,當時報紙報導,和解之後,全台山地警察 費用減少了2/3。
另外,1930年發生的霧社事件已透過書籍、電影廣為人知。1914年太魯閣討伐戰、1915年大分事件,以及1930年霧社事件,史稱日治時期三大理蕃事件。
楊南郡、徐如林導讀影片
《合歡越嶺道:太魯閣戰爭與天險之路》書籍封面。圖片來源:林務局
合歡越嶺道:太魯閣戰爭與天險之路
A Story of the Hehuan History Trail
作者:徐如林,楊南郡
出版社: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
出版日期:2016年6月
ISBN:9789860488401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