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4日 星期六

種出溪州最美的心意 尚水米譜寫永續農村曲

2015年4月4日彰化訊,廖靜蕙報導
想買有機米,民眾立即聯想到銀川米、行健米等東部品牌,那麼西部以友善農法耕種的品牌呢?集合十幾位農友改以不用化學藥肥的「溪州尚水友善農產公司」,經過三期作,近十甲農田恢復生態系服務,種出健康無毒的台灣米,為西部農業永續開路。
田埂的野草很多都是可以利用的植物。
歷經護水抗爭,溪州農民更珍惜母親之河,要以珍貴的水澆灌出最健康的稻米。2013年底來自7甲地、11位農民生產的「尚水米」首度面市,目前則有11甲地、22位農民加入,提供健康安全的糧食。
彩鷸為鄰
維持原貌的田埂,多樣性蘊含生機。春分之前的好天氣,農田裡佈滿秧苗逐漸茁壯,溪州尚水米契作的幾塊農地,秧苗行距比一般農田來得大,顯得稀鬆嫩綠。尚水米農民徐進昇第四次插秧,驅使他投入的動力,一方面來自對自然農法的理念,另一方面,則來自第一次吃到親手種出來的尚水米之感動。
他將屬於自己的那部分稻穀,以傳統稻埕日曬,碾出米分送親人,大家稱讚得彈舌。自己的哥哥弟弟吃了,再吃市售米,都說「回不去了!」雖然挲草真很費工,但這一口好吃的米飯,讓一切辛苦都值得。
田裡蟲害不多,幾乎不需要處理;引入濁水溪水的水溝,常帶來福壽螺幼苗,但只要稻苗夠大,就不受影響,反而是吃掉剛冒苗的雜草。健康的農田環境,也讓他的田裡每期作都有彩鷸來築巢、生蛋,「鳥蛋很多」是他的印象。

摘一把鼠麴草做粿

隔壁(羅)江水伯的田邊長著鼠麴草,農產公司董事長(謝)寶元叔的太太為了下周四活動,準備做道地美食草仔粿,跟江水伯打了聲招呼,專心摘了起來。
因為田埂維持原貌,過去播的種原,持續提供蔥、芫荽以及一些只有農村成長的人熟知利用的野草,而鼠麴草只是其中一種。如果願意請教農民,發現一小塊田埂,就蘊藏了強身健胃補氣解毒的材料,而他們總是很樂意分享。只有當農地不用藥,這些常民利用的植物才能出頭。
江水伯說,種有機只是減收一些,但安心多了,因為沒有農藥成分對身體好。「你看現在醫院都滿滿的,就是吃(到)農藥(成分)。」他投入2.9分地加入水田溼地計畫,節省成本的秘訣就是掌握要領,例如,要顧水不要讓水乾了,這樣雜草就不容易滋生。
雖然減收,但省下農藥錢和噴農藥的人工,相差沒多少,米比過去的好吃多了,還賺到健康。「愛生命的人就吃有機,不要命就吃農藥!」江水伯豪氣的說。
另一塊(鐘)秋榮叔的田,田埂多樣的雜草,他一連串用台語唸出來草名,無法以漢字對應,勉強記下龍葵、野杏菜,但還有一些退火、有助腸胃、潤肺、解毒的植物,有待進一步認識。因為有伴,他跟著投入水田濕地耕種計畫。
公司這兩年都在收成後,舉辦「米飯PARTY」,讓農民品嘗彼此種出來的米飯,觀摩學習。

對地保價確保農民生計及農田生態

尚水米包裝。「務農為何不能像上班族一樣,每個月領固定的薪水?」這個念頭讓溪州尚水公司以契作面積計價的方式,讓農民無後顧之憂,投入不施化學肥藥的耕種行列,兼顧農田生產與復育。

不過受限於高成本、高售價,以及產量大需要通路等因素,尚水米一路走來戰戰兢兢。尚水米專員鄭雅云說,為了增加農民投入友善生產的誘因,收購方式一波三折。一開始每分地一期兩萬元收購農地生產的農產品,是體會每個農民都花了一樣的努力,卻因環境氣候等不可抗的因素而有不同產量,論斤計兩計算價格,似乎不合理。
公司雖以每公斤150元販售,只反映成本,卻缺乏利潤空間,難以推到通路販售。
為了順利營運,去年二期作與農民商量,調整契作金額,每分地由2萬調降到18000元。又因二期作產量超出預期,當地慣行水稻獲利相對高,而使得契作價格缺乏誘因。
這些經驗讓公司思考,需要更細緻的計價方式,才能達到保障農民的生計,又能維護農田生態的目的。這一期協調幾位農民休耕或不種水稻,除了政府提供的休耕補助之外,另提供經費讓農地維持濕地或不施藥劑、無毒的狀態。
「若能打通通路,更多人支持,使得銷售上軌道,就能繼續開放讓農民加入」鄭雅云說,今年以尋找合作通路為目標,先衝刺銷售端,等達到平衡時,再恢復種植面積。除了水稻,公司也考慮增加作物多樣性,包括旱作的雜糧大豆,解決地利的問題,又能增加產品多樣性。
目前尚水米以保育「彩鷸」申請綠色保育標章,每周六在台北台博館南門園區「田裡有腳印市集」都可以買到最新鮮的尚水米。
※ 本文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合作刊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