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日 星期五

保護柴山基因庫 壽管處推浪犬街貓絕育安置

2013年8月2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壽山一角。狂犬病疫情雖未證實犬隻感染,全台恐犬情結卻持續加溫。營建署下幾座國家(自然)公園以及中高都會公園,再三強調四不一要,呼籲民眾自律,防範疫情人人有責,不過對於園區內的流浪犬貓,也提出安置方法。位於高雄市市區的壽山國家自然公園,則採取與民間合作、兼顧動物生存權的方法,以捕捉、絕育、收容的方式安置園區內的流浪犬貓,杜絕野生動物與犬隻狂犬病毒交流的機會,又能尊重動物生存權。

棄養問題顯示城市性格

柴山粗估約有400~500隻流浪狗,之前高雄市政府雖編列預算進行TNR(英文trap捕捉、neuter結紮、release放養的縮寫)人道減量,不過將流浪動物絕育後回到原地安養,必須有人餵食、等到犬隻自然老死,短期內無法達到減量效果;再加上民眾餵食、棄養行為無法戒斷,絕育無法普及,因此仍常有小狗出生,數量不減反增。

柴山棄養的情況十分嚴重。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秘書許書國說,管理處成立不到2年時間,即使是辦公室附近都不時聽到有狗叫聲,出去一看又有小狗被遺棄在門口;或者聽到一群狗圍著一隻狗叫囂,研判應是新狗入侵所引起的。在不斷的繁殖下,南北壽山遊蕩犬貓儼然已形成壽山自然生態、公共衛生和人畜衝突極嚴重的管理問題。

野外犬貓易干擾野生物

柴山上的狗。此外,國家自然公園是野生物的基因庫,並以維護生物多樣性為保育標的,經人為飼養、棄養的流浪犬貓恐影響園區內野生物。
許書國說,野外的狗仍有野性,在山上難免會干擾野生動物,園區即曾發生2-3隻狗追著山羌,也曾看過山羌被狗咬傷。而流浪野外的貓,可能會抓鳥。據山友反映,曾看到貓破壞鳥巢以及巢中的鳥蛋,也曾捕捉一級保育類的翠翼鳩。這些都讓管理處有所疑慮。
而有心人士餵飼之殘食,又吸引野生動物的群聚搶奪,尤其殘食在腐敗酸化後,惡臭孶生蚊蚋,再加上遊蕩犬貓身上之體外寄生蟲等,不但破壞了環境生態,也影響了環境衛生。
近日狂犬病疫情,更可能讓犬隻與野生動物交叉感染,從野地透過犬隻帶到都市人口密集之處。

TNS:絕育後收容

透過捕捉、結紮、收容(Trap、Neuter、Shelter簡稱TNS),為捕獲的流浪犬貓植入晶片追蹤,並進行絕育手術、防止犬貓數量增加;有別於TNR,將絕育後的犬貓遷移、安置到私人收容所安養。
這項名為「壽山國家自然公園遊蕩犬貓安置計畫」7月初剛委託出去,預計7個月捕捉180隻浪犬街貓,絕育、安置。
許書國說,這項計畫歷經幾次流標,原因是除了捕捉、絕育之外,還必須能收容,這讓一些民間團體止步;好不容易7月份終於由高雄市愛護流浪狗協會得標,計畫在7個月以190萬元經費,絕育、安置180隻犬貓。未來將評估調整計畫內容,持續進行,讓柴山回歸原始棲地,保護野生物基因庫。

兼顧多方觀點的計畫

無論是國家公園或都會公園常額外需解決棄養犬貓在園區內遊蕩的問題,「每種動物都有生存權,平衡點需各方都能接受,」許書國說,國家自然公園的存在是維護自然生態,也應顧及各種動物的生存權。
壽管處提出的這項計畫更是經過多方調和下的產品。許書國指出,每個人對貓、狗的態度不同,TNS正好符合這些不同的要求,不但兼顧動物生存權,絕育後易地收容,減少園區內的流浪犬貓,不但維護國家自然公園保育標的,還能兼顧流浪動物生存權。
最重要的是民眾必須負起飼主責任,而非棄養。壽管處呼籲,面對狂犬疫情,千萬不要棄養寵物,棄養將讓問題更不可收拾。無論餵養或棄養動物都列為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的公告禁止事項,違者將依據《國家公園法》第26條,處3000以下罰款;另依據《動物保護法》第29條「棄養動物,致有破壞生態之虞。」處3以上15萬元以下罰款。在國家公園園區內棄養適用此條文,民眾勿棄養動物以身試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