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

學者:生鮮廚餘寧願進焚化爐 也不願給蚯蚓吃?

地底下的生態戰役:Ⅱ人、蚯蚓與土地的疏離
本報2013年8月6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蚯蚓是有機堆肥的第一把交椅,省電省能源!每天進貨量達上千噸的中央果菜市場,因運輸過程受折損、外表不佳而淘汰掉成為廢棄物的生鮮果菜,每天逼近百噸,這些廢棄物每天送進台北市政府環保局管轄的焚化爐銷毀,製造甲烷、二氧化碳等。學者早已提出建言仿效雪梨奧運,讓蚯蚓當長工,可一舉三用,可是政府部門卻互相推諉。學者感慨生物多樣性目標永續利用,到了台灣就只剩下吃這個目的!

生鮮廚餘不給蚯蚓卻進焚化爐

蚯蚓是分解者,可以分解掉人類生產的有機垃圾,使其變成無機物,供植物再利用;富含腐殖質的糞土更能供應植物生長所需的養分。
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陳俊宏指出,雪梨為了辦奧運,養了上億條蚯蚓,目的就是解決大量旅客湧入、飲食所產生的生鮮廢棄物,這些廢棄物含水量高,沒辦法燒,也沒有那麼多地方掩埋,所以就利用蚯蚓把那些東西吃掉;北京奧運也用同樣的方法解決。
反觀台灣,以台北市中央果菜市場每日100公噸(參註)生鮮廢棄物,卻透過招標的運送公司每天送到台北市環保局管理的焚化爐燒掉處理。
陳俊宏十分惋惜地說,這些原可用來養蚯蚓,一來解決生鮮廢棄物,二來養蚯蚓能賣來賺錢,蚯蚓的糞土又可以當有機培養土,一舉三得,卻每天浪費掉,還製造空氣污染。
蚯蚓翻土的能力絕對是上選。「有機堆肥與其自然分解或使用機器翻土耗電耗能,不斷翻土的蚯蚓是最上選,省能源效率好」目前有機堆肥大多使用歐洲種蚯蚓,陳俊宏認為只要繼續調查,應可找出翻土能力強,又能忍受臭味的本土物種替代。
但這些可達成永續循環的作法,雖曾建議農委會,農委會卻認為是環保署的工作,而環保署也認為是農委會的工作。陳俊宏認為,若政府不願出面協調,這種結構是不會改變的。

生物多樣性永續利用目標只剩下吃

蚯蚓具有多項功能,廣為人知。陳俊宏說,加拿大賣農地是看土壤中每平方公尺的蚯蚓數,至少要有100條。「這在台灣根本不可能」台灣大約每平方公尺3-5條本土種蚯蚓,有些有機農田或許能達到此數量。
國外也做了很多蚯蚓與癌症之間的研究,他們認為蚯蚓有些能抑制癌細胞的功能。韓國日本則研究蚯蚓身上抗血酸的成分,對於中風的人幫助很大;另外,蚯蚓再生能力,也是炙手可熱。
生物多樣性的目標有一項是永續利用,陳俊宏感慨的說,台灣徒具生物多樣性,研究利用除了吃,其他方面少之又少。「你要利用它們,你要先知道牠叫做甚麼名字、牠們在哪裡,這是第一步,下一步才能充分了解利用。」台灣在這方面卻未能好好調查研究。

道路開發、棲地切割、慣行農業威脅蚯蚓

至於台灣蚯蚓族群數量有多少,也缺乏相關的統計資料,但本土蚯蚓飽受威脅。除了外來種的競爭,環境破壞也是很大的壓力。陳俊宏說,只要一條柏油鋪下去,蚯蚓就被活埋了。
大多數蚯蚓生活環境就在地表20公分以內,能鑽到50公分以內的蚯蚓並不多;而台灣很多地方看起來是壤土,挖深一點發現是黏土,黏土層很硬,一般蚯蚓根本鑽不下去。
即使沒被道路活埋,道路形成的棲地零碎化對行動能力不快的土壤生物更是威脅。
勤奮的農耕習慣,幾乎不讓土壤休息以及農藥更是蚯蚓的致命殺手。蚯蚓即使具有再生能力,也需要時間恢復;為了耕作持續以農機翻土,蚯蚓遲早被打成肉泥,沒機會活命。
蚯蚓特怕有機磷,凡農藥名有「冬」、「松」(好年冬、馬拉松、二氯松)大概都是有機磷,不利於蚯蚓。只要使用化肥農藥的慣行農地可能不像我們想像的,是蚯蚓安居之處。「我們以為的農地,很多是沒有蚯蚓的。」

有機認證加蚯蚓條款

陳俊宏建議在現行的有機認證法令上,加上蚯蚓條款,讓蚯蚓證明這塊土地確實是以無毒友善環境的方式耕種。「無農藥殘留並不表示過程中絕對沒有使用,可能是在合理安全的範圍內使用;檢出率是零只表示無法查出,不代表有機。」基礎資料可奠基於計算周圍環境農地每平方公尺的蚯蚓種類與數量。
加上蚯蚓條款,驗證人員以田裡蚯蚓的數量種類進行驗證,若是挖不到蚯蚓或蚯蚓種類不對,都表示使用化學資材的痕跡,不能稱為有機。蚯蚓的種類和數量都對了才可頒發認證給對方。(完)
:關於中央果菜市場每天生鮮廢棄物有多少,台北果菜運輸有限公司交代不清。業務部詹經理對於每天生鮮殘餘物只回說不確定,是每天進貨量、氣候因素而有差異,平均值約為30-40公噸。不過陳俊宏認為上百噸。
※ 本文與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合作刊登
【地底下的生態戰役報導】
【參考資料】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