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5日 星期二

【台北街貓地圖】就愛街貓TNR:不能革命,那就拼命!

2010年10月5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圖片來源:munch想像生活在台北市的街貓,有4分之1相對安全的區域,在這裡接受結育的街貓,有一群TNR志工定期餵養。這群志工悄無聲息地在角落餵養街貓,幫街貓除蚤除蟲,甚至幫街貓當「公親」……
Lisa(林淑慎),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TNR志工,在台北市的愛心貓媽媽幾乎無人不識。個性熱情、積極,對動物又很有「撇步」,養過許許多多不同的物種,最後卻甘心奉獻給流浪貓,致力於改善牠們的生命。Lisa說現在社會進展到文明的地步,對於不完善的公共事務不能革命,只好拼命。
而拼命精神,讓Lisa一個人以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貓協)名義與37里里長簽下街貓TNR,不到1年的時間,結育數早已超過目標的1000隻,逼進1200隻,超過的隻數結育費用,自力負擔。也就是因為快速達到目標,讓台北市政府沒有理由或藉口不繼續做,一步一步爭取談判空間。
把貓紮到「Clean」 證實TNR減量威力
這天,我們相約在捷運後山埤站附近見面。午後3點,Lisa尚未吃午餐,仍元氣十足拉著我快步走在信義區萬福里街頭,他還要到動物醫院去看結育的貓、處理庶務。
9月的陽光依然炙熱,Lisa邊走邊指出幾個餵食地點,以及「Clean」的區域。Clean是指節育的貓隻超過70%,信義區興雅里、永吉里、松山區慈祐里、南港區合成里、萬福里、永吉里(五分埔),都「Clean」了。事實上有些里已經全都「紮」(結育)乾淨了。
根據美國人道協會統計,若絕育率達100%,則幼貓出生的現象就可以停止。Lisa住在附近第4年了,附近都沒有小貓,居民現在的問題是「老鼠很多怎麼辦」。
TNR需文武兼備
Lisa通常都是晚上抓貓結育,回家立即登錄到貓協網站,並且寫好動保處的報告,寫到天亮才入睡,是一隻道地的「夜貓子」。早餐都在下午吃。
不要以為街貓TNR只有全武行,文書工作也多到驚人。但Lisa的毅力更驚人。趙先生說,原本對電腦不懂、不會輸入法的Lisa,卻為了這個計畫,從拍照、上傳相片、發文章,一樣一樣學會,趙先生還為Lisa裝蒙恬輸入法。
「政府不做沒有用」
圖片來源:munch回到一處新承租的貓屋,裡面只住2隻貓,因為生病而被隔離到這裡。屋內空調、空氣清淨機都有,屋內乾淨的,連來收房租的房東都很滿意。一般房東對於養貓的住客多有疑慮,但房東對Lisa可是誇讚有加喔!
Lisa訴說這兩隻貓的遭遇,一邊餵貓咪吃藥,一邊清理一隻剛開完眼睛摘除手術的貓傷口。兩隻貓疑似生病遭主人棄養,其中一隻是品種貓;但兩隻貓大概都無法接受認養,我站在一邊看,覺得至少兩隻貓能遇到Lisa很幸運。Lisa卻說,「沒有用的,政府不做沒有用」。
台北市願意街貓TNR,但仍有些配套及限制須突破。例如,飼主責任教育,從源頭管理棄養的問題;部分民眾對街貓的敵意,如設置捕獸夾、毒貓、虐貓等;有限的經費,讓志工陷入兩難,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對解決問題的志工難免打擊士氣。
要將台北市的貓結紮完不可能。靠山的區域很難,只有市中心的區域比較有可能。再說,讓貓完全消失的念頭也很可怕,Lisa說,生態都有恐怖平衡,這種平衡一旦失衡,將造成破壞與毀滅等可怕的後果。貓走老鼠來,而老鼠是最容易傳染疾病的動物。
Lisa曾聽一位捕蟲公司的人員說最難抓的就是老鼠,老鼠很聰明比貓難抓。一個捕鼠籠抓過老鼠之後,除非籠身經過火烤否則老鼠不會進去;而充足的食物,更不會讓老鼠靠近毒餌。「一隻公貓的尿就可以讓老鼠搬家,民眾不了解,不斷地要求抓,抓一隻狗貓進收容所到撲殺預算4800元,但從不考慮環境平衡的問題。」Lisa說。
為人類幸福拼命
提到Lisa和貓的關係,十分奇妙。當時他家裡養鳥,養在陽台結果被幾隻貓「撲殺」,屍身不全。他和先生(姓趙)尋找是何方神聖,找到幾隻無主街貓,趙先生被這些貓的處境吸引,不但未責怪,反而關心這幾隻貓,開始與街貓的緣分。現在家中的7隻貓,還有1隻就是當時的其中一隻貓!
Lisa說:「動物好的社會,人也會好命到『靠腰』!」擁有加拿大國籍,曾長居加拿大多年,看到加拿大人對待動物好得不得了,也做TNR,早就不撲殺(與安樂死有別)街貓了,人民非常幸福。他期望台灣人民也能過幸福的生活,認為以街貓TNR替代人道撲殺,是讓台灣社會提升的好方法。
陸續成立貓屋,組織志工,在街頭第一線衝鋒陷陣捕捉、結育、餵養街貓的Lisa說,為了街貓還要繼續拼命。終有一天,台灣社會願意起身為關懷生命,無論是人或動物的生命付出行動。!(系列報導2/4)


【2010動物日專題--台北街貓地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