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6日 星期六

后里老農永不妥協 中科三期公民訴訟律師團成軍

2010年10月16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針對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中科三期七星基地「撤銷環評」,環保署認為該環評結論並非「自始無效」,因此持續「補作」審查,8月31日通過新環評審查結果,並認為已符合司法判決。然而建立在此解讀上的環評審查能不能再度通過司法檢驗?
律師團與農民合影
不服環保署自說自話解讀司法判決,后里農民代表再提公民訴訟,多位法界精英入列。9月30日針對新環評審查結論提告,15日記者會宣告成立律師團,同時針對開發許可確認無效等事件再遞狀。
而面對國民黨吳育昇等22位委員提案增修環評法第14條,環評結論遭行政法院撤銷後,行政機關還可裁量是否撤銷開發許可,律師團成員更憂心是憲政危機,將動搖台灣法治社會基礎。詹順貴律師即說,律師原應理性,但最近一連串發展,使他內心充滿憂憤,只想罵三字經。
學者禮讚農民為知識份子
提起公民訴訟之農民,左為廖明田,右為許金水。(攝影陳錦桐)5年來,1500個日子,后里農民於2006年8月29日向行政院提起撤銷中科三期環評結論訴願,至今已超過4年。為了當地人民的健康、身家財產以及產業、環境永續,后里農民舟車勞頓往返台北,這中間的身心煎熬難以言盡。政治大學副教授杜文苓說,別人看到農民北上抗議都以為是閒閒沒事做,其實都是放下農忙之勞力,自己花錢搭車或開著發財車北上。
而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更禮讚提起公民訴訟7位農民是真正的公民、知識分子,成就台灣社會。他帶著寫著「幹政府」的頭帶,怒指政府帶頭有組織做壞事,政府協助企業擦屁股、與企業合流,為所欲為;而更可悲的是,社會無動於衷。他也提醒媒體,與其報導吳育昇私德問題,更應報導涉及公德的不當提案,做台灣社會真正的媒體。
杜文苓:捍衛公共利益
記者會上難得一見7位律師(律師團成員則為9位)一字排開,杜文苓說在台灣每次重大事件,就會成立律師團,象徵正處於關鍵時刻。而台灣社會面對行政濫權,行政機關欺壓人民,立委甚至根據環保署不當解釋修法,使用立法權欺壓百姓,司法體制正面臨關鍵時刻。
杜文苓說公共議題是嚴肅的課題,絕非少數人說了算。(攝影陳錦桐)杜文苓說,公共利益是嚴肅的課題,絕對不是少數人說了算,也絕對不是行政院、環保署解釋的廠商利益。公共利益包括農民的健康利益、社會的正義和公益、社會公平,還有生態、環境等價值。而行政機關卻以非常狹隘之法律見解來扭曲法院裁判,使得環境不斷遭迫害。
杜文苓說,行政機關可以做得更好,讓環境議題更多公民參與、環境資訊透明化;環境預防的原則在環境治理下做得更好,而這些都需要更多的配套和機制。台灣高科技環境治理危機懸而未決,如苗栗霄裡溪、新竹香山環境危機;環境荷爾蒙充斥生活週遭也未見應有的治理策略。這些事件,如何讓人民相信環保署宣稱的后里環境、健康風險沒有影響?他說,行政機關應精進治理能力,跟國際趨勢接軌,「不要賤踏行政判決來掩飾行政怠惰」。
律師感慨立委提案讓法典無用
律師團成員之一張譽尹律師表示自己從事環境訴訟歷史不長,而中科三期公民訴訟從1月法院廢棄其環評結論之後,政府的作為是對「台灣法治國原則最大挑戰和破壞」。他問,台灣是要朝更民主、更法治的社會發展,或像對岸一樣成為專制的國家?他呼籲公民一起監督國家與政府,不要讓政府的行為破壞了台灣好不容易才有的一點法治基礎
另一位成員蔡志揚律師則十分感慨,他說這樣的景象可能再也看不到了,因為國民黨立委吳育昇之提案,以後民眾也不必打官司了,只會看到農民的抗爭;而此項法案如果通過,他舉著手上的法典說,也將無用了。
陸詩薇律師呼籲台灣每個人都應回歸公民的完整身分,中科三期一系列事件下來已經不是環評問題,而是憲政危機。若不採取公民行動,沉默以對,不公不平的事情就會持續下去。
開發案剝奪農業及環境永續
后里鄉公館村村長馮詠淮手裡舉著成千上萬隻在大安溪河岸上曝曬魚屍圖片說,大安溪50年來未發生過的這種事情,這些魚不是被毒死的,而是無水而死的。10月12日他一整天時間陪伴這些無水逐漸死亡的魚,心中萬般不忍。
中科三期開發犧牲農業用水,現在是稻作結穗期,農民需要用水,水源沒出來,水利會要找水源只好截掉大安溪水給農民灌溉。斷水,魚跑不了,便成群曝曬在河岸上。「這麼多的魚,要多久才能生出來!」
馮詠淮說,早期沒有中科局,大安大甲溪生態基流量維持一定的量,從未發生過這種魚群大量暴斃的事情。中三口口聲聲說可以保留基流量、廢水可以稀釋,馮詠淮質疑「連魚都活不下去了,如何稀釋?」馮詠淮說,反對中科三期開發原因就在此,包括農民、民生用水都會出問題。「最離譜的是判決無效還要做下去!」
農民代表詹德健則對既存污染源嚴重卻不納入風險評估中,無法苟同。后里民眾健檢戴奧辛項目68人55歲以上人中有15人超標佔了20%。后里目前致癌率26%戴奧辛超標28%,環保署依據「健康風險技術規範」不需將既成風險及污染源納入中科三期的環評中,詹德健說不公平。「按照這個邏輯,中科來了,之後的開發案廠商也不需考慮既存的風險。這樣每個工廠都沒問題,這種算法合理嗎?」
對於廠商會因停工申請國賠,詹德健說,第一階段環評有條件通過,其中一項即寫著,如果健康風險有長期不良影響,無條件承諾停止開發。旭能和友達明知這項條件,再還沒確認風險評估下,就動工,因此要自行承擔,「申請什麼國賠?」
后里農民王婉盈呼籲農民站出來相挺。(攝影陳錦桐)王婉盈說總統馬英九說了很多話覺得感觸很深,曾在言談中提到政府也從中科三期事件中學到教訓,他質疑學到什麼教訓?譏諷「是不是學到怎麼會露出破綻讓農民突破?」8月31日中科局承諾以地易地,9月4日中科局溝通失效,兩手一攤沒辦法。他家裡為了開路而受損,開路是為了廠商,這算公益嗎?原本平靜的生活,都因中科三期而擾亂了。而提訴訟只是為了留一口飯吃,她痛批中科三期開發案是政府拿了老百姓的身家財產裝滿財團的口袋,呼籲所有農民站出來,否則將淪為下一個受害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