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台北街貓地圖】台北街貓地圖 當街貓遇到TNR

2010年10月4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編者前言:今天(10月4日)是世界動物日,響應日前動保團體與身障者黃泰山進行為期8天的「苦爬」為流浪動物請命活動,本報今起連續4日推出動物日專題,探討街貓認養、各地實施TNR(trap捕捉、neuter結紮、release放養)面臨的課題與挑戰,並邀請讀者一起檢視各地對待流浪動物的狀況,在動物日這天,以行動實踐生命教育。
誘捕籠。(圖:台灣認養地圖協會提供)
想像一隻在街頭生存的貓。從牠離開母親的懷抱,開始街頭日記,就只能按照本能生活。不時要為爭地盤打架,或者搶奪有限的食物,每隔幾個月發情叫春。此外還有不時交替感染的病毒,潛伏著等待發病;滿身的跳蚤更是免不了。
對於這些行為,對某些人造成困擾,於是打電話到動保處,便會有捕犬隊來捕捉;或者民眾自行捕捉帶到收容所。
進入到收容所和其他貓隻相處,或基於被關緊迫的壓力,很快就造成感染或引發身體的病毒發病。若不是死於收容期間,也可能在12天後,因收容所犬貓數過高,而面臨人道撲殺。
但是,現在在台北市的街貓有另一種生存的詮釋。那就是接受人類餵養,然後捕抓,只是捕抓後是到醫院接受結紮,而非到收容所等待死亡。結紮後回到原社區,接受類似共養或供養的生活,繼續流浪的生活,但生命受到保障。
對於街貓惱人的行為,以及不斷繁殖增加的貓數,以TNR方式處理,證實是最有效的人道減量方法。台北市動物保護處處長嚴一峰便說,街貓TNR好處多多。在美國的聖地牙哥鄉間,施行TNR短短2年的成果,便使安樂死的比率降低40%。在舊金山市區,6年TNR,使得所有貓(包括街貓及家貓在內)的安樂死比率驟降70%。
嚴一峰說,按過去傳統的作法,大部份人力物力都用在捕捉街貓、收容餵養和管理,以及人道撲殺的施行等等。而TNR的花費只限於絕育和施打預防針之上,其餘的工作(捕捉、餵養等)都由志工承擔。以佛羅里達的橘郡為例,實施TNR兩年半後,相關公家單位的成本節約了47%(以此案例而言,確切的金額是109,000美元)。
「TNR能夠動員大量的志工,因為它是肯定生命價值的工作。捕捉社區裡大量的街貓需要許多志工的參與,公家單位能做的只是杯水車薪,看不出成效。」嚴一峰說。
美國人道協會的研究也指出,「絕育後的街貓也較不會到處遷移,因此會在活動範圍內防制鼠害,是居民的好鄰居,此外施狂犬病預防針可有效防治狂犬病,定期施用除蚤藥物,相對可降低貓蚤對公共衛生的危害。」
2006年起,台北市政府動檢所(動物保護處前身)與民間動保團體台灣認養地圖協會合作「街貓絕育回置方案」(與「民間推動街貓絕育回置方案評選及宣傳計畫」皆稱街貓TNR),一開始從2個里做起,逐年增加計劃內容,至今邁入第5年,共有109個「區」(里、社區或學校)加入,成為台灣動保最進步的一項指標。
申請對象必須為合格登記之團體,具有實際執行街貓TNR之團體最佳。2010年街貓TNR與動保處合作之團體計有台北市流浪貓保護協會、台灣認養地圖協會、寵物飼養管理協會、關懷生命協會及台灣不再流浪協會等5個團體。
提到這個計畫之所以能成功,台北市動保處處長嚴一峰說,當時的市長馬英九是簽下2個里試辦同意公文的市長。據說,當時的經發局長有一次到日本考察,遠遠看到一位老婦人提了一桶飼料走過來。老婦人穿著時尚,後面卻跟著一排喵喵叫的貓咪。但其他人靠近這些貓,貓咪又會閃躲不見。一問才知這些貓是TNR的貓。主管眼見為憑,回到工作崗位,便積極推動之。
2006年第一次推動TNR,嚴一峰也曾親自參與,捉貓、送到動物醫院結紮。他說那次很幸運,大約10分鐘就有街貓入籠。大概是隨行的愛心媽媽身上的味道,讓貓咪安心,所以很快就抓到。
結育的同時剪耳做標記。(圖:台北市動保處提供)2011年街貓TNR預算將加碼到300萬元,但嚴一峰也面臨挑戰,「不可能無限制編列預算!」目前養寵物民眾佔28%,到底該如何分配全民負擔的費用?在國外,養寵物有稅制及登記費的設計用來支持動保業務;香港有賽馬會抽出一部份比例做動物福利。印度收容所政府補助25%,其餘由民間募款。
嚴一峰認為台灣的動保團體集合一批做事的人,但不擅長管理財務,以致於無法取信於大企業。「動保團體應引進EMBA的精神!」籌募動保資金,是不可避免的課題。嚴一峰思考許多可能,包括爭取樂透彩金、鼓勵民眾捐贈遺產稅;甚至動物園吸金力強的明星動物(如貓熊、無尾熊),收入不能撥一部份給受苦受難的(流浪)動物嗎?透過強化募款能力,以及固定的經費來源,動保業務將應可更上層樓。
未來是否將流浪犬納入TNR範圍呢?嚴一峰不排除可能性,並且構思解決方案。透過流浪動物TNR達到人道減量,台北市要成為一座友善動物的城市!(系列報導1/4)
【2010動物日專題--台北街貓地圖】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