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7日 星期四

眷念不如相見 導覽訴說飛雁傳奇

2015年5月7日台南訊,廖靜蕙報導
「木棉3月份開花,隨即長滿綠葉,結了果子,5月份果實就爆開,棉絮就到處飄。它的棉絮又稱為『斑芝棉』,用做枕頭和棉被。台南市成功路還有一家老店還以木棉製作。」走進飛雁新村,5月的木棉飄絮,棉絮中包含著種子,等著落地生根。台南社大研究員吳仁邦周邊包圍著關切飛雁新村的民眾,隨手拈來就是故事。
飛雁新村的木棉絮。(攝影:吳仁邦)
1950年代,為了安頓國軍眷屬,陸續於各地興建的「眷村」,隨著國軍人力精實,需求不再以及土地利用改變,而逐漸改變面貌甚至消失。台南市繼「平實營區、精忠三村」拆除剷平,加入繁華都市的一員;有「森林秘境」之稱的飛雁新村,也即將步入後塵。
去(2014)年11月30日,依照都更條例舉辦的聽證會,現場一片撻伐反對聲浪,公民團體大聲疾呼搶救這片森林綠地,讓台南市政府意識到,「台南市民需要的,不是巨大的建築量體,而是生活品質的提升」,促使台南市政府改以公民參與的形式,重新檢視飛雁新村的去留。
公民團體的行動未曾稍減,透過不定期舉辦導覽解說行程,要讓民眾見識飛雁的價值
留住飛雁傳奇 訴說台南精神
園區已不具備森林的樣貌,不過從房屋與草(空)地的比例,不難想像植滿樹木的光景。兩棟歷史建築,通訊所屋後的發電機已經拆掉,水泥砌成的圓筒狀儲存池,至今仍殘存油氣的味道;一扇扇厚重的鋼骨結構門窗緊鎖,使勁力氣都無法扳動一絲一毫,只能從門縫往內窺探;羅針所的門戶大開,過去重要的軍事設備已拆除,透過結構堅固的門窗,得以想像其重要性。
羅針所外貌。
在眷村長大的成功里里長金冠宏說,飛雁早期留下日式建築,政府給每戶12坪左右建屋,實際可以使用的坪數則從80~500坪,目的是為了保護飛官植樹,以樹木為掩體,讓偵測機以為這裡就是公園、沒有住屋。
日治時期因此地地勢較高,而選擇在此地蓋羅針所,功能有如偵測雷達;並且蓋了一座戰鬥機臨時機場,跑道在現今的台南應用大學;後由台南機場取代,而成了戰鬥員居住之所。能住到這裡的飛官,都具備超強戰鬥攻擊力,戰鬥分數不但滿分,而且還要連續滿分。早年約88戶,1978年因中華路擴建,將飛雁新村一切為二並拆除40多戶,居民也隨之離去。
但是那些用來保護飛官的樹林已不復見,住戶遷移、土地管制改變等因素,最近又因都更建案,建商以環境清理為名,清理大半數的林木,少了樹木的遮護露出殘破的屋舍。
台南社區大學環境行動小組研究員吳仁邦說,這些作為掩體的樹林消失了,就無從說明過去那段歷史、人們怎麼思考國防戰略,以及樹木在這過程中曾經扮演欺敵的角色。
要森林給大樓 蘋婆木棉分不清
民間團體不定期舉辦導覽解說,吸引學子及民眾參加。「他們(遠雄)砍掉原本的掩體,蓋更大的掩體。」金冠宏不無諷刺的指出,11棟高80公尺的建築物,間距只有6公尺,對照遠雄大巨蛋高度不及此建案,間距12公尺,卻能引起台北市政府極度關注,不知道差別待遇何以如此懸殊。
除了安全距離過短,更有影響視覺、日照、風切等效應。吳仁邦說,台南市人口增加率1.2%,最近台電以每一家戶用電率計算,若電表連動都沒動的,顯示是空屋狀態,而全台空屋率最高的就在台南,達10.86%。「台南的房屋早就夠了!」
當政府只著眼於土地利益,將土地當作商品換算成貨幣時,那些文化、歷史脈絡,就必須斬斷,而增加城市韌性的生態、氣候調節、滯洪防汛功能,也從此買斷。
「遠雄只確保附近地價隨建案水漲船高,對於當地發展毫無幫助,反而讓敘薪階級更加一屋難求!」吳仁邦說,遠雄將房價每坪從20萬變成30萬起跳當成是貢獻,卻沒有計算樹木消失之後,造成的環境衝擊。
大葉欖仁、芒果、蓮霧樹,高聳入天,落葉層層鋪蓋著土地,維持濕潤養育著土壤裡的微生物,說明了透水、透氣性,以及生態系完整運作,原本可以存活上百年,卻不敵為了移植所進行的斷枝斷根作業,包括這些肥沃的土壤,也隨著開發一去不回。吳仁邦說,「全世界只有台灣以這麼粗暴的手法移樹。」
導覽解說來到一棵綠意盎然的樹旁,牌子上雖標誌著「木棉」,卻不像其他木棉樹一樣努力飄絮傳宗接代。牌子上另有黑字寫著「掌葉蘋婆」,原來這才是這棵樹的身分。吳仁邦說,業者的林木調查都會出錯,怎能信任做好樹木保護?雖然氣餒,他不忘接著講解,蘋婆(鳳眼果)的果實是可以炒來吃的……
業者掛在蘋婆上的告示牌。掌葉蘋婆。
文藻外語大學國際事務系數十位學生也參與這場解說導覽,助理教授李宇軒說,南部幾個縣市對於眷村保存較為消極,本案則較為積極,市府不但資訊公開、公民參與決策,也扮演協調者角色,令人期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