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4日 星期二

以生物多樣性思考農糧發展 典範轉移不能等

2016年5月24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台灣近年來為了保育,發起了一連串轉作有機農業的轉型輔導計畫, 不僅實踐居民照顧自己家鄉又能安居樂業的心願,也讓物種回來了!重新架構起生態系統形成的防禦機制,更讓企業、民間團體、學術單位、農改場都投入這項計畫,有如參與一場環境永續的盛會。
當生物多樣性公約峰會一再強調生物多樣性主流化之際,台灣社會最需要的就是典範轉移。台大農藝系名譽教授郭華仁指出,立即及全面的典範轉移需政府部門以政策推行,從行政一直到立法部門都須更新觀念,並於政策中制訂、鼓勵友善環境的生產行為。「如果我們還想20年後有東西吃,這是一定要的!」
南安稻田。圖片來源:慈心基金會提供
南安稻田。圖片來源:慈心基金會提供

保育拉庫拉庫溪 南安部落做到了生計與環境永續

拉庫拉庫溪從中央山脈一路蜿蜒流經南安部落,這裡是布農族世居之處,肥沃的土地生產糧食作物,提供族人生計及安居之處。近年來,在民間與公部門向著環境永續的共識與目標下,逐漸以友善環境的生態農法耕作,成果逐漸顯現在不但環境變好了,農民身體也健康,收入不比過去少。「種有機並不困難,努力就好。」「阿利媽媽」林瑞花這麼說,他希望手上的農地,都能轉成有機耕種。

當初玉管處為了保育拉庫拉庫溪,在已經成形的水稻產區推動有機農業轉型,並媒介了玉山銀行,技術上有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協助,以及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的陪伴,再加上銀川米協助「後製」,農民只需專心生產,無後顧之憂。

3年來,轉作有機水稻的農友已擴增至9位,轉作面績達13公頃,已經超過南安田區面積的1/3。農友也從4位增加到12位,預估今年可到18甲。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分析,有機田每公頃收益114,475高於慣行田85,060,而有機田產量也有增加,玉山銀行2014年收購2萬公斤,去年已達4萬公斤。

「無論怎麼高談友善土地,最重要的是證明物種回來了。」南安有機米行政組長林泳浤表示,玉管處將有機推廣到南安是做對了,族人與玉管處的關係,也從劍拔弩張到信任感謝。

奇妙的是,學者在此地進行生態監測,發現有機田區的昆蟲,農業害蟲數量比慣行田區少,能抵禦害蟲的天敵數量比較多。國外生態農法[1]也印證這個道理,學者即透過研究實驗讓農民了解,殺蟲劑不但殺不死標的害蟲,反而為害蟲清除了天敵,並以「SNAP」(庇護所、花蜜、花粉、捕食)幾個易記的字母,讓農民記住提供庇護所(shelter)、蜜源(nectar)、花粉(pollen)就會有昆蟲前來捕食害蟲(alternative prey)。

南安的這項結論也獲得郭華仁的肯定,他在臉書上表示,我國推有機農業,最常聽到台灣高溫多濕,病蟲害很多,怎能不用農藥。「這種講法是倒因為果,病蟲害會多是因為用了農藥化肥的結果。南安部落的調查是最好的見證。不要再說我國沒有發展有機農業的空間。」

生態農法照顧生物多樣性 維繫糧食安全

台灣社會渴望兼顧生物多樣性與環境永續的糧食生產,如星火燎原。郭華仁接受訪問時指出,台灣應效法聯合國農糧署,從農業主管機關觀念轉型做起,逐步實現環境永續的有機農業。「觀念沒轉型,永遠認為有機農業無法普遍發展,當然會使得農業脫離生物多樣性。」
至今仍有人認為有機或生態農業無助於糧食安全。「很多人都說,有機農法造成減產,不是讓糧食安全更惡化嗎?這句話是錯的。」郭華仁說,全球有70幾億人口中,有7~8億人口無時不刻處於挨餓,然而,全球糧食的生產足以餵飽90億人口,問題一向是分配不均,而非生產不足。
另外,一份統合分析報告[2]指出,先進國家與第三世界國家,慣行農業生產的結果完全不同。北半球先進國家有機田生產平均是慣行田的八成,但第三國家結果正好反過來,慣行反而遠不如有機。
這道理很容易了解,在慣行農法操作下,農藥將益蟲全部殺光,害蟲剩下一點點,因此表面上看起來是達到防除害蟲的效果。但是隔年益蟲不來了,害蟲則充滿整個農地空間,因此就得再使用農藥;化學肥料也如此,當好菌沒了,土壤的微生物都消失,成了加護病房式的農業,不得不依賴農藥化肥,這些資材有如嗎啡、鴉片,非得每年使用不可。這對有錢國家影響不大,但是對於貧窮國家,土地破壞了,生產也跟著減少。
「微生物好菌壞菌、昆蟲好蟲壞蟲等,這些多樣性,讓這塊農田生產肥料、吸收肥料的能力,甚至幫農地對抗病蟲害的能力,所以一個好的農業生態系,不用農藥化肥也能從事生產,這就是農業生物多樣性的重要。」郭華仁說。
站在永續經營的角度,強調生物多樣性的有機耕種更迫切需要,這也說明何以聯合國面對糧食安全仍力推小型家庭農業,鼓勵作物多樣性生產的小農。郭華仁指出, 與單一大面積生產相較,單位面積產出卻遠小於小農。因為這塊地只生產玉米,但小農周邊或玉米田間還可以種其他東西,連雜草都能產出用以餵豬,單位產出絕對 大於大農。「將來要養活這麼多人,絕對需要小農進行。」

力抗氣候變遷 生物多樣性必須主流化

整體而言,有機生態農法不需太擔心產量,反而慣行農法因出發點是獲取最高產量,必須依賴外來的藥肥,越用越多,會讓農業的成本增加,使得農民經濟、社會、環境成本增加。而有機農法孕育了健康的土壤,有機質豐富,保水能力強,即使面對氣候變遷都能維持穩定的產量;面對氣候變遷的衝擊,恢復力、韌性也較強。
以有機耕作取代依賴石油的糧食生產,並且兼顧生態、對農民公平以及謹慎關懷的原則,才能讓社會永續。攝影:廖靜蕙
以有機耕作取代依賴石油的糧食生產,並且兼顧生態、對農民公平以及謹慎關懷的原則,才能讓社會永續。攝影:廖靜蕙
隨著空氣中的二氧化碳不減反增,嚴重衝擊人類生存之際,IPCC(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在去(2015)年底召開的氣候變遷巴黎峰會上提出「氣候變遷與糧食安全」議題,並提出「千分之四」倡議,讓土壤成為減緩全球暖化的「碳儲存器」。全球每年如能在土壤中增加千分之四的有機物質(如農作物殘餘物)儲量,就可以抵消全球的溫室氣體排放量。
「千分之四倡議」(4 Per 1000 Initiative: Soils for Food Security and Climate)摘要
對抗土壤劣化
全球有超過40%的旱地面臨土壤劣化的問題,而且惡化的情形因為氣候變遷的關係正急遽加速,土壤劣化對糧食安全以及家庭農業都帶來負面的衝擊。
確保糧食安全
在面對今日氣候變遷的條件下,全球能否在2050年餵飽95億人口將取決於我們保護現有土壤的能力。農業生產與土壤健康之間存在高度關聯性,其關鍵指標在於生產方式是否有機永續。生生不息、穩定的土壤狀況將有助於提高農場面對極端氣候的適應能力。
可適應氣候變遷的農業
含碳量較高的土壤可以緩和氣候變遷所帶來的衝擊,因為在對抗侵蝕及保留水份方面都具有比較好的效果,特別是在極端事件比如乾旱發生的時候。
「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保存在土壤中,這就只有農業、森林與溼地做得到。」這項碳積存主張,法國是以2020年將一半的農地成為生態農場為解方。「如果我們還想20年後有東西吃,這是必要的!」郭華仁表示,法國的這項計畫,應成為台灣的借鏡。
法國早於2012年就從「提高農業供應鏈的競爭力」、「推動採用生態農法」、「聚焦於年輕人民的飲食教育」、「發動農業之於社會的辯論」等四大領域著手,並制定於2014年公布的「未來農糧林法」(future food law),生態農業成為主流思考,不再徘徊於邊緣。
郭華仁認為,台灣政府應更積極主導這項典範轉移。他解釋,典範轉移通常是時間到了,一個世代的觀念就跟著轉變;只是台灣無法再等待20~30年,因此政府需接受新觀念,以政府的力量來改變。他點名農委會官員、農學院學者這群保守勢力,必須接受新觀念;只要政府政策說服大家,特別是說服立法委員,典範轉移才會啟動。
觀念的躍進與典範轉移這類意見逐漸在民間發酵,有意見指出,應直接任命跟得上時代、能以環境永續為念的農政官員。「與其緩慢的要求行政體系換腦袋,更應革新行政體制,引入具有新觀念的人才。」
什麼是生態農業?
生態農業目標是維持農業生產的資源基礎,並透過管理營養循環、保護授粉媒介和有益微生物、保持土壤健康和涵養水源等方式,以減少耕作區域的生態足跡、毒性物質、土壤擾動和水汙染的損害。
著眼於維持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服務、支持永續的農業生產、並提升農村居民的生計和生活品質;有效的生態農業系統,不但建立三者永續目標的共同經營,並盡可能減少目標之間的衝突。
這與環境友善農法,樸門農法、保育農業、混農林業、有機農業和永續農業理念一致,唯一的差別在於,大部分農法僅聚焦在農耕地尺度內行動,而非整體的生態地景尺度。(參:邁向農民及生態幸福的里山大道:生態農業
註釋:
[1]台灣目前對於「有機農業」的使用,必須符合政府驗證標準,並取得認證;本文以生態農業泛指符合環境永續、生物多樣性的農法。
[2]統合分析:以統計分析的方式,整理其他研究者所做的比較實驗研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