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4日 星期五

「哪啊哪啊~」的里山智慧 神去村真實版:永續林業是對抗血汗木材之道

2016年11月4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前言:本報於2日介紹了日本為了保存生物多樣性里山里地,在有限的經費下,挑出500個值得保存的里山挹注資源,速水林業即是其中一例。他的森林種出來的林木,取得FSC認證,不但日本重要建築取材於此,更提供國際會議各項木製產品。一向被台灣社會視為洪水猛獸的伐木,是如何兼顧土地、自然生態,成為可永續的產業、並被日本政府認可為值得保存的里山呢?以下是速水林業主速水亨先生的演講內容,大漢技術學院休閒事業經營系副教授游麗方擔任翻譯。
日本電影《哪啊哪啊神去村》那個美不勝收、令人嚮往的森林,說明里山何以值得保存給下世代。這座森林以及故事拍攝所在地速水林場,即獲選環境省「生物多樣性里山里地」,林場主人速水亨近日訪台分享林業經營經驗,他說,成長千百年的樹木,一瞬間被人類取用,因此應慎重、顧及永續;不只是使用木材,還要想到背後對輸出國原始林及社會結構的破壞。

日本里山速水林業主速水亨走訪台灣人工林。攝影:廖靜蕙

江戶時代耗損林木 為減緩溫室氣體大造林

日本國土約67%是森林,約2千5百萬公頃,現在看起來覆蓋率良好,卻曾有過一段黑暗的過去。日本在江戶時代,曾因鎖國政策,高度仰賴森林,而大量砍伐林木,包括建築完全木造,公共設施,如橋樑、上下水道,所有建材也都來自木材;開墾土地使用的測量工具、農具,甚至能源,全都仰賴木材;除了木頭還需茅草,山裡面很多茅草園,估計使用了250年的自然資源,是犧牲里山養活的時代。

一直到1902年左右明治時代恢復造林。二戰之後大造林,種植了1000萬公頃的人造林,其他1500萬公頃則為自然森林,這50年間,人工林的產量達到5.5倍,整個造林的價值約有25兆資金,以及十億人的勞動機會。
1998年各國為了削減溫室氣體締結《京都議定書》,日本因為是主辦國,於是以身作則承諾負擔全球6%;然而,財團企業卻不領情,於是日本政府把其中的3.8%由森林抵銷,這3.8.%雖未有科學根據,卻做成人工林提高5.5倍產量的決定。
2014年日本木材需求量是7600萬立方公尺,自產2400萬立方公尺的材積,自給率達31%。與2000年的自給率17%相較,可知自給率成長中。未來日本政府設定目標為2020年40%,2025年50%。

林業管理:照顧生物多樣性

過去日本農田都是使用草、牛糞或馬糞當肥料,但化學肥料取得方便之後,就不再堆肥,原作為燃料的木頭,也因進口能源便利,到森林取木頭使用的行為不再,也不再為提供給里山附近的居民使用而種植樹造林。因此,也使得原本作為緩衝的區域消失,野生動物和人生活的界線交疊,衝突於焉而生。
缺乏緩衝區的情況下,山豬、鹿、猴子、熊,陸續進入人們居住的環境,日本農村都要用圍籬將農田圍起來,把自己村莊圍起來,人就住在圍起來的地方。
另外,物種消失的問題更嚴峻了。例如,日本狼是十分具有代表性的森林生態系哺乳動物,1905年滅絕,最後一筆紀錄就在他林場附近。象徵溼地生態系的日本水獺也在1979年在日本高知縣南部發現,因隨後三年沒再發現,於是宣布滅絕。這是近代日本發表已滅絕的大型哺乳動物,都與里山的失落有關。
日本生物多樣性調查有9萬多種動植物,其中有3951種瀕臨滅絕,而且越來越多。里山里地雖是生物的寶庫,然而,日本仍有高達50%依存里山的物種處於瀕危、易危的狀態,雖然環境省持續監測一些瀕危物種,卻仍難以擺脫族群數越來越少的命運。
速水林業位於日本紀伊半島的南部,尾鷲林業場面積1070公頃。速水亨的家族從400年前就擁有這地區土地,1790年起,家族開始經營林業。道路網路自1961年開設每公頃45公尺(林道、作業道路)、雇用13名員工,平均43歲。
經營林業的過程,最令他開心的是,不少人認為把森林將給他管理很放心。他的職員很有想法,大家的共同的目標是創造美麗的森林,以自己的森林為傲。
「管理森林就是要管理光線,讓光線能打到地面,地面底層也會長出植被,從檜木林和針葉樹底下也能長出闊葉樹,因為有豐富的土壤,才有生物多樣性。」速水亨這樣主張,大概是何以他能以自己的森林為傲。

速水亨的林場。圖片來源:速水亨提供

林場樹冠層的開放度是20%,為了地表植生,會維持闊葉林成長,盡可能讓森林有如馬賽克鑲嵌板塊;保護溪流,除了讓水中生物生存,也讓野生動物有潔淨的水喝,更是下游居民重要水源。倒木枯木或有洞的樹木,適度留存原地,讓野生物棲息。
這從速水林場土地的分配可見一斑。速水林場不但有813公頃的人工林以及249公頃闊葉林,還保留60公頃的生態保護林,這在日本林業公司十分難得。他讓附近居民了解他的做法,照顧環境,確保安全性;無論是公司或與里山社區合作,都強調提出不同意見是重要的,並能從中找出新想法。
速水林場經營是以300年為時間尺度,也就是為300年後種樹,有計畫性的經營管理,因此300年後的森林會比現在更美。
伐木之後,隨即種樹。造林的結果,土壤越來越肥沃,不輸給自然林;有些自然林底下的物種不見得長得好,但他有計畫的經營,也讓這些底層物種得以存活,維持多樣性。
速水林場生產的林木。圖片來源:速水亨提供

台灣林業經營對於木材材質不講究,有的年輪寬,有的年輪窄,但在日本則很要求,他的林場出品的年輪寬度都一模一樣,所以價格很好。
電影《哪啊哪啊神去村》就是在速水林業的林場,中村林業主和他的故事很接近。

進口林木隱含風險 FSC認證確保森林永續

日本人好像一點都不經意使用的日常用品,常造成其他國家的傷害,現在則一再提出來反省。其中與林業經營有關的非油棕莫屬。以油棕為原料的項目非常多,巧克力、冰淇淋、美乃滋,拉麵、蛋糕,全都是以油棕為原料,甚至工業用的肥皂、洗潔劑或化妝品都是。
在巴布亞紐幾利亞,由於當地地主無法以文件證明土地所有權,因此只能任由政府為所欲為;他舉當地三個家族的森林為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夕間砍伐殆盡。這些樹都不是他們砍的,也未從中獲得好處。這些木材最終輸入到日本。砍伐之後,接著種油棕,油棕做成的食/用品,又賣到日本,日本民眾就在不知不覺中用了犧牲生物多樣性的物品。而類似的事件很多日本人不知道,也未詳加報導。
速水亨說,使用外國進口的木材隱含風險,不但是破壞當地自然生態的生物多樣性,也破壞社會結構。怎麼說?一些依賴森林維生的家庭,因為附近森林砍光了,女性為了煮食所需的材薪,必須走好幾里路才能取得木材;因此無法照顧家庭,孩子也無法送到學校受教育,女性無力經濟獨立,最後只能從事性交易,然後母親也因長期背重物傷身,造成種種社會問題。
而非法採伐自原始林的木材,未顧及森林永續經營管理成本,也破壞合理的木材市場價格,落入經濟、生態、生計全盤皆輸的惡性循環。
因此,使用FSC(森林管理委員會,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從獨立的第三方森林驗證標章,則可避免這種風險,讓消費者知道這些木材來自良好管理的森林,而非犯罪集團偷砍來的。

台灣FSC認證林。攝影:廖靜蕙
世界重要的企業及會議中的木製品,都可見FSC標章。星巴克的紙杯、歐巴馬連續兩任就任的邀請卡、英國王子婚禮程序表、德國的車票、木材也做鋼琴、家具,在瑞典,連烤肉用的木炭,也是來自FSC認證林。
速水林業從2000年即取得FSC認證。他自己出版的書,也都是使用自己生產認證的木材。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次簽約國大會、今年5月在日本伊勢舉行的G7領袖會議裡面的木頭甚至所有木製品全指定使用來自他森林的產品,

千年一瞬 取用林木應慎重顧及生物多樣性

「林業是使用樹木一瞬間的生命,」速水亨說,樹木好不容易長了千百年的生命,一瞬間就被我們取用,所以我們使用林木製品時,要慎重考慮;林業經營須植基於其他生物也能生存的條件下進行。
速水亨是在林務局委託東華大學執行的里山倡議計畫支持下首度訪台。他參訪台灣的木材加工廠時,看到不少來自其他國家的木材,呼籲台灣社會,不能夠只是使用木材,還要想到背後對輸出國原始林及社會結構的破壞,「這些資訊必須讓更多人知道,否則只會讓這世界處境更艱困,森林恢復更困難。」
當記者問及,台灣發展新林業,勞力問題怎麼解決?他表示,日本林業雖未引入外勞,但FSC認證公司規範會員,如果雇用外國勞工,不能給比自己國家勞工更低的待遇,必須同工同酬,不能因國籍、種族或性別等因素,而有不同的報酬。
速水亨簡歷
1953年生,擔任過農林水産省中央森林審議会委員、農林水産省林政審議会委員、環境省中央環境審議会委員、国土交通省国土審議会計画部会専門委員、東京大学農学部運営諮問会議委員等職務,2000年日本で最初にFSC認証を取得,現任FSC Japan 副議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