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9日 星期一

凱道守夜農民訴求無門 總統府:不能介入地方事務

2010年7月19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以苗栗大埔及全台各地飽受土地徵收之苦的農民,上週六(17日)傍晚北上凱達格蘭大道,抗議政府一聯串徵地滅農的動作及政策,主辦單位台灣農村陣線在現場搭起農村野台,號召上千名民眾到場互挺,現場有自救會成員、學者、樂團、民眾,以歌聲、演說、行動表達訴求,並夜宿凱道。
攝影:陳錦桐
次(18)日,12名陳情代表進入總統府,府方派代表以2分鐘時間接待,公共事務室主任陳永豐並回以「地方分層、不能介入」,漠視台灣農民與農村的行徑令群眾譁然。
此次行動共計100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自救會成員及2500多名支援民眾參加,而透過公視及公民記者現場網路直播,網友點閱率更達百萬次。
這是全台受土地強制徵收之苦的農民第一次大串連,當天傍晚6點不到,來自苗栗的農民已經集結於現場,支援民眾也陸續抵達。來自苗栗竹南鎮大埔里的婦女說,縣政府持續開挖農地,他們在當地感到很絕望,到台北看到這麼多人挺,才覺得有希望。
土地徵收條例應修法
攝影:陳錦桐過去一個多月來,苗栗大埔地區怪手毀田事件,突顯出近日來全台各地毀農滅村的農業危機與人權險境,政府與財團合謀,濫用行政權力強制圈收農地,多處優質農地逐漸淪為工業區或建地,政商為了炒地皮及累積資本,為所欲為。而種種徵地亂象,乃導因於長年未修的「土地徵收條例」。
國內地政及不動產學界即曾投書建言,基於憲法第23條,土地徵收絕非用地取得之優先手段,而是最後不得已之手段;而土地徵收之要件「所擬興辦之公共事業或徵收目的須存在足以剝奪私人財產權之公共利益」,並且必須經過「選擇的、重大的、特別的公共利益」。
政治大學教授徐世榮點明關鍵在於「公共利益」的評估,土地徵收條例第1條即明訂「為實施土地徵收,促進土地利用,增進公共利益,保障私人財產,特制定本條例。」而「公共利益」須經過具體的公益與私益衡量之方式來決定。
現況是「公共利益」成為不確定的法律用語,他認為具體的作法應於土地徵收條例第15和16條之間補入新法條,明訂進行公共利益衡量,應與利害關係人(土地徵收、抵押權)應進行聽證會程序。
農生再生條例:圈地滅農
而上週立法院臨時會強行通過的「農村再生條例」(農再)也成為圈地滅農的幫手。農陣表示「農再條例完全無法解決台灣農業的問題,無法回應農民的需求,不能保證糧食自主與安全,也無助於農村生態的永續,但對於『農地活化』倒是大開其門,讓政商資本壟斷集團更易取得炒作地皮的農地資源。」
台北大學教授廖本全表示,農再之農村再生發展區對於「公共設施」的定義仍然模糊,到底這是什麼?目的、範圍、用途皆未言明,太多模糊地帶,賦予地方政府太多解釋空間的情況下,「圈地滅農」指日可待。
而農再的「窳陋條款」也引發侵犯私人財產之疑慮。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也對於農再的表示,此條款賦予地方政府太多裁量權,被縣府認訂過於「窳陋」的農舍,將面臨強制拆除、整修的行為,嚴重違憲。
清華大學教授李丁讚也為文指出「當前農村的最大困境,其實是整個農業的衰微。農再卻繞過農業的核心問題,企圖透過與農業沒有直接相關的各項工程建設,來達到農村再生的目的。」
在自己的土地吃不到土地生產的作物
攝影:陳錦桐農地的消失不僅是農民的事情。最早到場聲援的團體是來自主婦聯盟的女性消費者,曾於職場隱退到家庭,又回到工作崗位的徐小姐即說,未當主婦前,未意識到糧食安全的問題,成為主婦後,逐漸感受到台灣食品安全的可悲。她說「在自己的土地上吃不到種植出來的食物,難道不可悲?」主婦聯盟與灣寶農民有契約,也曾到產地拜訪,都能直呼農友的名字。為了守護台灣農業以及他們熟識的農民,力挺到底。
台灣糧食自給率只有30%,蔡培慧更提醒說,我們日常飲食的麵包、麵條、水餃皮,這些小麥原料自給率甚至是0,政府對此視而不見。李丁讚也說,全球暖化中,糧食短缺越來越嚴重,很多國家都把糧食列為國家戰略資源,農再卻完全漠視台灣糧食依賴的問題。圈地滅農將進一步將台灣逼入絕境。
地價上揚農民受害
台南藝術大學教授曾旭政則指出20年來,政府不願意控制土地價格,使得20年前買不起房子的「無殼蝸牛」現在仍然買不到房子;而飆漲的地價,也使得企業吃不消,在買不起土地的情形下,便與政府聯手徵收農地。他認為政府應該要處理這個現象,而台灣人民應保護「土地正義」。在先進國家政府都是以市價買地,約有2-3成農民不願意放棄,政府就以優渥的土地交換,讓農民在其他的土地仍能種出優質作物,最後不得以才徵收土地。現在台灣人民對土地的概念改變了,土地太貴了,農地因此遭殃。
晚上8點多,現場民眾擠得水瀉不通。到場聲援的廖先生表示是從「大話新聞」得知活動,從媒體都看不到相關的報導。他是雲林人,19歲之前還務農,他指著現場稻田的圖片,指著稻子的下半部,說這個顏色一看就知是新種的稻子,不是如苗栗縣府說的二期稻。對於苗栗縣政府把稻子鏟除,感到相當憤怒。「太不公平!」「鴨霸!」廖先生叨念著。
現場來自全台的自救會包括:苗栗大埔、竹東二重埔、彰化二林、彰化田中、竹北璞玉、土城彈藥庫、台中后里、桃園中壢等地。竹東二重埔自救會代表劉慶昌呼籲各地縣政府要全面暫停現行農地徵收作業,重新評估農地徵收的「必要性」、「公益性」與程序問題。而立法院在9月新會期應全面修訂徵收惡法,包括土地徵收條例與產創條例等;馬英九總統應出面與農民對話,召開全國農業與土地會議。
總統府回應:不能介入
18日代表團進入總統府陳情,但府方僅以陳永豐出面,會面時間大約2分鐘。蔡培慧生氣的說,總統完全視農民為草芥,農民夜宿抗議是前所未有的事,總統府卻只派公共事務室來接受陳情,「這又不是『公關』問題,至少應該派內政部地政司的人來吧。」
陳永豐表示,前幾次陳情總統府已發文告知行政院和苗栗縣政府,他也相信以輿論壓力這麼大的情況下,苗栗縣政府會針對此案與居民進行協調。他強調,因為地方自治、權責分明,所以總統府不能直接介入,只能要求行政院去了解一下,「這不是推,是地方分層」。
至於大埔居民曾要求總統前往當地了解狀況,陳永豐解釋,總統都知道了,只是還是希望由苗栗縣政府去解決,「解鈴還需繫鈴人嘛。」
面對台灣農村困境,總統僅以「發文各部會」回應,蔡培慧說,農民不會氣餒,該做的我們還是會一直做下去,除了持續抗爭以外,也會向立委遊說提案修法,「我們會一直吵到他們聽見為止。」
各地徵地資料:
各反徵收區
地點
開發案
土地徵收面積
備註
苗栗竹南大埔自救會
苗栗竹南大埔
竹南科技園區
28公頃
對當地農業嚴重的環境污染
苗栗後龍灣寶自救會
苗栗後龍灣寶
後龍科技園區

150公頃
總開發面積362公頃,徵收民地佔總徵收面積51%,並引入傳統產業污染當地農地
竹北璞玉
自救會
新竹竹北、芎林
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前身為「璞玉計畫」)
447公頃

竹東二重埔
自救會
新竹竹東二重埔
「新竹科學園區三期」後變更為「客家農業休閒專用區」
440公頃

台中后里
自救會
台中后里
台中科學園區三期
0.6公頃
對當地農業嚴重的環境污染
彰化二林相思寮自救會
彰化二林
台中科學園區四期
二林基地
80公頃
總開發面積650公頃,對當地農業嚴重的環境污染
彰化高鐵(田中)自救會
彰化田中
台灣高鐵彰化站
183.34公頃

台北縣土城彈藥庫自救會
台北土城
土城都市計劃案
20公頃
總開發面積139公頃
桃園鐵路地下化自救會
桃園中壢、
平鎮
台鐵桃園中壢段高架化工程
5.3公頃(拆除建物2.7多公頃)
四千多戶、二萬居民面臨房屋拆除的命運
(資料來源:各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整理)
苗栗縣政府為開發竹南科技園區、後龍科技園區,強制徵收大埔、灣寶優質農地總計近200公頃,並引入傳統產業污染當地農地;新竹縣政府以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前身為「璞玉計畫」),欲徵收竹北、芎林一帶農地高達447公頃,且另以「新竹科學園區三期」用地為名,規劃徵收竹東二重埔440公頃農地,即使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已明示放棄竹科三期土地之開發利用,然新竹縣政府仍將此區域變更為「客家農業休閒專用區」計畫之用,三十年來當地民眾遭限制遷建。
台中后里、彰化二林相思寮,分別因中科三期、中科四期開發,當地居民不僅面臨土地遭徵收,更面臨科技業進駐後對當地農業產生的嚴重環境污染;彰化田中居民,因台灣高鐵彰化站開發案,面臨184公頃土地將被徵收。
不僅農村,在都市地區也面臨土地浮濫徵收的問題,台北土城彈藥庫自救會表示,因台北縣政府土城都市計劃案,20公頃民地將被徵收;桃園鐵路地下化自救會表示,因「台鐵桃園中壢段高架化工程」,桃園中壢、平鎮一帶四千多戶、二萬居民,面臨房屋拆除的命運,最受民眾詬病的是鐵路高架化後留設50到60米寬的「園林大道」規畫工程。政府強徵民地、剝奪民眾居住權、財產權,徵收沿線腹地竟是做為林蔭大道,拆屋建綠地,讓人民睡街頭。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