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8日 星期三

「相思寮不賣!」 總統府:不知有迫遷爭議

2010年7月28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陳錦桐攝影
苗栗縣政府強徵大埔引發廣大效應,徵地案將被全民重新檢視!27日在二林相思寮、萬合農場、農場巷聚落的農民帶著當地生產的農產品,於立院召開記者會,質疑中科管理局不願變更設計以保障農民耕作權與居住權。隨後,各地強制徵收自救會農民再聚凱道向總統府陳情。府方公共事務室參議黃大鈞接見時退回農民的伴手禮,並表示總統府對此不知情,將儘速瞭解後向上呈報。
相思寮自救會表示,早在今年2月,中科已經做出保留相思寮的評估報告(附件一),只要更改道路的彎曲度設計,相思寮就能保留下來,而政府原先擔心變更設計需要多花11個月的時間,也在友達公開宣布延緩今年投資時程至明年後,保留相思寮的提案在技術與時程上可說是絕對可行的。
相思寮後援會成員許博任進一步指出,中科局如果當時就立刻變更設計,至今行政程序早就走完一半。
此外,根據國科會提供的資料顯示,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只有3家廠商將進駐(附件二),廠商的用地需求不大,根本不用徵收農宅與農地。
上周中科局又提出另一個迫遷農民的異地安置方案,讓開發商在水利署禁建的滯洪地帶上,興建民宅出售,相思寮居民質疑:「明明可以原地保留,為什麼要在園區外再搞一個開發計畫?」
對於國內這一連串以各種明目、特別法強行徵收農地蓋科學園區的案例,政治大學教授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重申《憲法》第15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不可踰越,而保護農地也是保護民主價值。他挑戰中科局,既然有可行變更設計的替代方案可保留相思寮,卻不願意進行,「生存權和經濟效益到底何者重要?」
相思寮居民洪條坤說馬英九是因農民支持才當選的總統,相思寮面臨被趕的命運,總統卻不來關心。他的田地與房子是他打拼5、60年才換來的,要留給下一代生生不息。彰化縣政府蓋給他們的房子要繳上百萬,徵收補償金才數十萬,到時後貸款付不出來,房子還不是政府拿回去,到時候他的子孫要怎麼生活?難道去偷、去搶嗎?他要求不要徵收,不要搬遷。而大埔怪手半夜鏟田,也讓他擔心遭到同樣的命運。
同樣心情的還有萬合農場的張萬恭,對於迫遷到昂貴的、必須改變原生活型態的樓房式住宅感到憂心。東勢里居民陳正松說,自己的房子是經歷光復後艱苦的生活,胝手胼足累積的成果,沒想到未住到老就要被徵收。言談間充滿不甘心。他提到苗栗縣政府說農民要自己申請保留,但對於不熟悉法律的農民談何容易。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嚴正指出,政府為科學園區圈地的行為,吞食了台灣農業生產的核心地帶;而所有的圈地行為都打著「公共利益」的口號,卻無法接受檢驗。科學園區開發案負債逾千億,有如無底洞,結果是全民買單。中科局應該重新檢討中科四期開發的必要性,並全面撤回徵收,還田於農。
台南藝術大學副教授曾旭正也呼籲,本案應退回區域計畫委員會重審,國科會應以更前瞻的視野策劃中科開發與永續農業的多贏方案。台大城鄉所劉可強教授則表示,中科四期變更案並不複雜,不需要太多成本就可以完成。他建議應盡速處理,並重啟區域計劃審查程序。
立法委員林淑芬對於法令明明記載徵地須與人民議價,政府卻視法條為無物。對於中科明明尚有閒置廠房與場地,硬要徵收農地,痛批「圖贓、強姦民意」。他懇請中科局順應民意,變更設計保留相思寮。
即使現場農民講到傷心處,噙著眼淚強忍憂傷,中科局局長楊文科仍堅決表示相思寮原地保存不可行、中科四期土地是依法徵收、以最優惠方式補償地主,絲毫不願讓步。楊文科會後駁斥園區沒有閒置,當地人民對於徵收價格,市價加4成都表示滿意。楊文科承諾中科局將持續與農民的溝通,直到農民認同為止。既然對於溝通期限沒有設限,卻對變更計畫需要的11個月表示無法等待,楊文科可能輕看了問題的嚴重性。
對於中科局的回覆,相思寮農民不滿意。記者會後前往凱道,與全台受土地徵收之苦的自救會代表,一起會合。相思寮居民、相思寮後援會、台灣農村陣線等團體,最後在凱道上針對總統府提出三點訴求,希望總統府能儘速提出因應之道:1.相思寮保留爭議未解決前,政府立即停止徵收程序。2.中央即刻介入協調討論替代方案。3.落實中科管理局相思寮原地保存可行性評估方案。
隨後前往總統府陳情,並遞送相思寮豐盛的農產品與邀請函請馬總統下鄉 Long Stay,體驗「百年蔗工村」的活力與熱情。
這一天,總統府由黃大鈞接下邀請函,他表示,總統府原本對於相思寮迫遷並不知情,對於中科只需變更園區設計,就能保留相思寮農民之居住權、 就業權、生存權一事,承諾將儘速瞭解詳情並向上呈報,只要有雙贏方案,總統都會樂觀其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