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4日 星期三

風調雨順與國光石化不可得兼 學者挺身反八輕

2010年8月4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史上最強學者陣容,盛況可比國際研討會,不同的是,出席學者不發表論文,而是挺身反國光石化!截至3日為止,由學術界發起的反國光石化連署,共1173位學者加入連署。中央研究院前院長李遠哲說,台灣要風調雨順,就不能蓋國光石化;馬政府要節能減碳,就不能有八輕。與會學者一致呼籲,馬政府發展綠能產業。
此次參加連署的學者來自不同專業背景,分別以其所長說明國光石化之不可行。
「風調雨順」一向是台灣社會最期盼的現象,李遠哲則說風調雨順已遠離台灣。50年來統計顯示颱風的規模增加,從台灣、中國、印度,一直到近日的巴基斯坦,都發生嚴重的水災。2007年和高爾因為合作「不願面對的真相」紀錄片,使得各國採取行動對抗全球暖化有功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的獎的IPCC(聯合國環境署和世界氣象組織成立的「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曾警告二氧化碳濃度不能到達450ppm。目前已達390ppm,以每年增加2ppm的速度,450ppm為期不遠。
近一年來新的研究指出,達到450ppm就太可怕了,此將造成地球溫度上升2℃,地球是個有機體,如果上升2℃,可能進入斷層,連海洋都釋出二氧化碳,人類無法適應環境下,可能因此快速死亡。要降溫就要減排,台灣二氧化碳年人均排為12公噸,如此便無法風調雨順。
台灣年人均排必須降到2.5公噸,在努力減少人均排時,應調整生產、生活方式,發展再生能源。馬英九總統的政策說2050年要降到4公噸,但是國光石化蓋下去就不可能達到,李遠哲建議用蓋國光石化的經費來發展再生能源。

中央研究院院士也是前衛生署長陳建仁表示,人類生活免不了使用石化產品,但現在大家都知道減少使用寶特瓶,降低對石化產品的依賴。石化產業高耗能、高碳排以及高健康風險,之前對六輕未能有完整的健康風險評估,八輕(國光石化)建廠更令人憂心忡忡。環境評估的基礎是建立在正常運作下,環委仍對國光石化提出的評估報告不滿意,更何況難免發生如六輕廠之意外,背負的風險就更大。
而環評標準項目有限,莊秉潔教授的Pm2.5的評估是很保守的,空氣污染下,影響人們呼吸道、心臟血管疾病,還有罹癌的比例;兒童的心智發展也會受到影響。而二氧化碳造成農業減產,而需砍伐森林開闢農場,因此和野生動物的互動頻繁,病毒也會交流,像SARS、禽流感、伊波拉病毒等也將猖獗,日本原本無病蚊媒,也已經發生登革熱。
陳建仁建議經濟部多發展文化創意、生物科技、精緻農業這些不會產生高二氧化碳的產業。
中央研究院院士周昌弘說,溼地是世界上產值最高的土地,而國光石化要蓋在溼地上,將造成嚴重的生態損失。以產值計算,海灣溼地或泥沼地每平方公尺一年可產出9000千卡的熱量,農地為2000千卡,最貧脊的沙漠則10-20千卡。計算下來,國光石化將造成極大的生態損失。
而國光石化需水甚窘,每天需40萬噸,水從何來?他舉六輕為例,環說書說每天需20萬噸水,政府便為他們蓋集集攔河堰,實際超過、不夠用還使用民生用水,並造成雲林縣和彰化縣地層下陷,2008年1年即下陷6-8公分。而六輕屢因違規遭罰款,還能撤銷罰單,對環境的危害更無從計算,八輕之危害不亞於六輕。
周昌弘說,政府要發展再生能源,如海洋溫差能、風力、太陽能等。不能因為經濟發展而犧牲農漁業,不能因為工業發展而污染環境,要珍惜地球有限的資源。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特聘教授陳吉仲則以經濟效益計算這門生意划不划算。以國光石化自己估計,年淨賺是516億,創造2萬個工作機會。成本方面如碳排放、健康風險、農漁產損失、溼地損失、地層下陷防治等,加總約1090億,計算下來不敷成本。
中興大學生科系特聘教授林幸助以生態效益衡量,國光石化3000公頃要蓋在沿海溼地上,以大安森林公園年吸納二氧化碳40萬噸計算,國光消滅掉170座大安森林公園的固碳量,還產生至少1200萬公噸的二氧化碳。
台灣大學大氣系教授徐光蓉表示蓋六、八輕是為了出口,不是留在台灣用。光是六輕一年就排4257萬噸二氧化碳(不含火力發電廠),八輕能否如其承諾年排放1200萬公噸,有待檢視。馬政府說2025年要回到2000年的碳排標準,不拿掉八輕絕對不可能。
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周桂田以全球觀點以及在地觀點思考,台灣碳排佔全球1%,排名18,將受全球綠色貿易制裁,而此項制裁將殃及全台灣的企業,企業應正視。
在地化觀點則須具備永續競爭力,即永續經濟及永續社會。周桂田說,台灣乙烯的自給率是9成,國光石化設廠根本是為了出口,台灣還要為此剝削環境嗎?六、八輕碳排加總為台灣的3分之1,造成的農業損失尚未呈現在評估中。在劇烈氣候下,隨時都可能天災,糧食匱乏引發的沉默海嘯,需要仔細思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