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盜獵雛鳥上網賣 威脅高山特有種栗背林鴝

2016年4月7日南投訊,廖靜蕙報導
度過嚴冬考驗,逐漸回到原棲地的高山野鳥,好不容易找到築巢地點,卻難逃捕鳥者虎視眈眈。一旦孵出幼鳥,連鳥帶巢掏走的行為也開始。居住在台灣2500公尺海拔高度的特有鳥種栗背林鴝,剛孵出的幼鳥不見了,請大家幫忙協尋。
栗背林鴝是台灣特有種鳥類,雄鳥色澤美麗,鳴叫聲優美,一直以來都受到許多人喜愛。攝影:呂翊維
栗背林鴝是台灣特有種鳥類,雄鳥色澤美麗,鳴叫聲優美,一直以來都受到許多人喜愛。攝影:呂翊維

美麗無罪  離家環境不同怎麼活

栗背林鴝是台灣特有種鳥類,雄鳥色澤美麗,鳴叫聲優美,一直以來都受到許多人喜愛。牠是台灣高山特有鳥種,生長海拔約在2500~3500公尺之間,冬天會往海拔稍低處遷移,約在2500~3000公尺之間,但尚無證據證明牠們會長途遷移。
農委會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高海拔試驗站去(2015)年監測高海拔特有鳥種栗背林鴝的過程,赫然發現11個巢位中,有6處巢位連鳥帶巢材全數消失,只有1巢幼鳥成功離巢自立;巢位所在地點包括太魯閣國家公園、林務局合歡山國家森林遊樂區以及公路總局管轄的公路旁,雖然涉及眾多管理單位,卻仍難逃脫魔掌。
栗背林劬築巢地點常靠近道路,有路就難逃獵人捕捉。攝影:姚正得
特生中心高海拔試驗站監測栗背林鴝的過程,赫然發現11個巢位中,有六處巢位連鳥帶巢全數消失。攝影:姚正得
研究人員千辛萬苦才發現的巢位,早已是獵人囊中物,他們在成鳥築巢時記住位置,幾個月後幼鳥孵化就循原路來收巢。將幼鳥帶走,或以人類社會比喻,就是綁架,野生物界綁架事件頻傳,雖有相關法令,仍無法杜絕,一旦帶離原地,恐怕再無回歸野外的機會,對於區域族群也將造成影響。
高海拔試驗站站主任姚正得說,以區域性觀點看,這麼低的育雛成功率,除非外部補充新族群,否則成鳥老化無法繁殖時,下一代補充不及,族群可能瞬間衰退。其他相同海拔區域雖也有栗背林鴝,但只要道路可及,就擺脫不了幼鳥遭綁的命運;因此最好能啟動相關監測計畫。
栗背林劬築巢地點常靠近道路,有路就難逃獵人捕捉。攝影:姚正得
栗背林鴝築巢地點常靠近道路,有路就難逃獵人捕捉。攝影:姚正得
只是這些幼鳥離開母鳥真能存活嗎?姚正得說,一些養鳥人都聲稱有能力把野鳥養好,但任何物種都難免受生理限制,尤其離開原生環境,從高海拔一夕來到平地,無論氣候、氣壓都是極大的改變,能否適應平地環境、抵禦疾病都是層層考驗都無從查證。
中華野鳥學會理事長蔡世鵬表示,雛鳥本已脆弱,在捕捉與運送的過程更易死亡;由親鳥照顧才能提供所需的多元食物,離開了親鳥,人類只能提供單一食物,存活更為不易或因營養不良出現軟腳病。
此外,這些幼鳥即使及時找回,仍將因不知取得地點為何、不知該放回哪裡,只能終生收容。
高山鳥類離開原生環境,生死難測。圖為網路上販賣棕背伯勞。

網路無國界  先進保育法令不敵個資法

蔡世鵬說,栗背林鴝雖非保育類,但依《野生動物保育法第17條,非基於學術研究或教育目的,獵捕一般類野生動物,應在地方主管機關所劃定之區域內為之,並應申請核發許可證。
「目前相關單位並未劃設捕獵區,如位於國家公園內,更是明顯違法。」他呼籲相關單位應積極作為,勿放任違法情事一再發生,也呼籲社會大眾如有發現違法捕獵行為,可立即向當地警察機關或保育警察隊各分隊通報檢舉,以遏止歪風。
「鳥類很漂亮、很迷人,讓許多人興起想要擁有的念頭,但為了捕捉,往往折損更多生命。」蔡世鵬說,社會大眾應了解背後的真相,不要為自己一時的欲望,而犧牲許多的生命。
2013年1月三讀通過《野生動物保育法》第36條修正案,所有野生動物以及野保法第55條公告物種,除原有的飼養、繁殖之外,還將買賣、加工全部列管。農委會也於2014年12月公告「營利性野生動物飼養繁殖買賣加工管理辦法」,去年2月正式上路。
修正法案包括「不得買賣未離乳之哺乳類或不能自行站立之鳥類等野生動物」、「確保動物來源合法,並應提供消費者購買憑證以保障買方權益」。合法正派經營的鳥店、寵物店販售的野鳥應如是。
不過,掏巢者透過社群網路秘密社團販賣雛鳥,以「交流」、「私」等用語在網路違法交易,但受個資法保護,至今仍使得執法單位束手無策。蔡世鵬說,過去鳥會也曾接獲鳥友通報網路上販售雛鳥,其中不乏保育類的鳥類,當鳥會將相關資料轉給主管機關時,卻得到「網路是匿名的,無法查處相關人員」的回覆;相對凸顯現場犯罪行為的杜絕之重要性。
掏巢者透過社群網路秘密社團販賣雛鳥,以「交流」、「私」等用語在網路違法交易,但受個資法保護,使執法單位束手無策
對於園區內發生掏鳥巢事件,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張登文表示,從未接到相關通報,近期將就近與特生中心高海拔試驗站及學術研究團隊討論,針對幾個育雛熱點加強巡查,嚴禁不法行為,並歡迎民眾踴躍通報。
東勢林區管理處則回應,民眾若於國家森林遊樂區範圍內發現掏鳥巢行為,可與工作人員連絡,對於最近發現的不法行為也將聯合森警加強巡查。

繁殖鳥不安心  拍鳥恐成盜捕同路人

除了栗背林鴝,中高海拔的鳥類還有一些畫眉科鳥類,白耳畫眉、藪鳥、以及鉛色水鶇等鳥種,也是熱門販售、捕獵對象。
不願記名的網友指出,掏巢賣鳥有如殺雞取卵,而這行為也干擾台灣鳥類的繁殖,而這些雛鳥又有多少能順利養大,養大過後又有多少可以度過人類飼養的環境?「像棕背伯勞每一年他們都會抓幼雛來交流,但是我在寵物市場或是人家鳥籠裡從未看過成鳥,這些幼雛存活機率很低。」
因此出現「你養死兩隻頭批的棕背你還要交流私,你有時間養嗎,兩天死兩隻」的留言也不足為奇!
更有消息指向掏巢者與拍鳥人合作,先給拍育雛照,時間差不多再採收。「雖然並非每個拍鳥人都這樣,但繁殖季時一窩蜂搶拍育雛照,不只干擾鳥類繁殖,也讓牠們更容易遭天敵及掏巢者獵捕。」他舉例,南部的黃鸝、植物園的綠繡眼、大安森林公園的五色鳥,都在大家爭相搶拍後,成為盜獵的對象。
※ 更多社群網路秘密社團中交易鳥類的截圖:
綠繡眼雛鳥。
圖為綠繡眼
鳥店違法販賣喜鵲。
中高海拔鳥類,如白耳畫眉、藪鳥、以及鉛色水鶇等鳥種,也是熱門販售、捕獵對象。圖為紫嘯鶇雛鳥。
社群網站上網友PO出豢養的鉛色水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