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5日 星期六

「別再整形了」 復育自然湧泉 優於人工溼地

【原來高雄這麼水】系列報導V
2013年5月25日高雄訊,廖靜蕙報導
高雄市議員張豐藤於5月23日舉辦湧泉保育公聽會,邀集高雄地區各界代表提出保育建言。高雄市政府花大錢營造人工濕地,卻漠視柴山下湧泉形成的天然溼地,學者比喻,有如放著天生好的材料不用,拼命整形,呼籲市政府應重視柴山湧泉復育。高雄市議員張豐藤23日召開柴山湧泉復育的公聽會,市府幾個局處雖派員列席參加,多數局處仍抱持觀望態度,復育柴山湧泉,只缺高雄市府到位。

高雄溫泉不復見

日治時代高雄溫泉廣告。(圖片來源:郭吉清先生提供)昭和年間,台灣的日文雜誌中出現高雄溫泉的廣告,位置在柴山東邊,約在內惟附近。也就是現在的石頭公登山口,高雄溫泉能重見天日嗎?公聽會一開始由高雄市柴山會總幹事楊娉育進行簡報3個月來調查的初步資料,調查的過程,發現拆除與破壞的速度比想像的快,擔心柴山湧泉保育恐怕來不及。
楊娉育指出,保育柴山不能只靠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柴山下聚落有待市府團隊到位,目前民間、學者都到位,只缺市府團隊。而市政府可以做根著於土地的政策遠見,發展保育、產業與文創連結的湧泉園區。

天生好材卻愛整容

高雄師範大學地理系教授齊士崢表示,市府推由溼地構成的生態廊道,花很多錢做人工溼地,但對於自然的柴山湧泉卻不好好維護,放著天生好的材料不用,拼命在整形,不合邏輯。雖然贊成人工溼地,做越多越好,但是溼地廊道的構成,柴山原該與愛河、蓮池潭、內惟溼地串聯在一起的,不好好處理這塊可惜。
對於柴山湧泉的形成,齊士崢認為有可能是石灰岩和平原之間連通的關係,就像兩個杯子連在一起,水位會一樣高,這樣解釋會比較合理。但山區地下水的儲存會隨著地形起伏變化,理論上柴山水位會比較高,平原水位會比較低。因此,平原水位降低,山區的水位也會跟著降低,原來出水口的水就會變少。
齊士崢建議,保存平原區的一些井,進行至少一年的監測,乾季、雨季一變化,粗估一下出水量與平原區水位有沒有連鎖的關係,大概就知道柴山的水是怎麼回事了。

復育柴山湧泉成高雄特色

柴山湧泉園區。(圖片來源:高雄市柴山會)
齊士崢指出,高雄自然環境優於台北,不須走和台北相同的城市發展之路。高雄市有河、有泉、有很多東西比台北好,如何營造更適合人居住的條件,讓大家住得舒服。建議著力與社區的溝通,「這個環境是社區的,假設保育最後是干擾社區居民的生活,造成他很多的困擾,這樣保育恐怕就很難成功。」他希望未來柴山湧泉有更完美的想像以及規劃,讓這個地區可以成為值得高雄人驕傲的地方。

有鱸鰻的城市

海洋生物博物館助理研究員邱郁文說,兩年林務局委託全台湧泉調查,柴山湧泉是被列為沒有希望、沒有救的E級,第一年交報告的那一天,公文發出去了又撤回來,因為柴山會跟他說,湧泉出水了,而且水量蠻大的,後來又看到清朝詩人形容的「龍澌百丈淵」,聯想到從柴山下的樹旁就有一灘從地底冒出來的清泉可供民眾戲水。他說,台灣的湧泉比日本百大湧泉更好,終年大約都維持在24℃,冬暖夏涼。
邱郁文說,在柴山某處調查,用籃子就抓到鱸鰻、過山蝦,還在當地找到抓鱸鰻的鱸鰻鉤。鱸鰻、過山蝦屬於洄游生物,卵下在海裡,孵化之後變成小苗,沿著太平洋海溝進入高雄港、愛河,再隨著基因記憶往左邊溯源,通過清泉二街鄧麗君紀念館旁邊的兩條圳溝,進到高雄市水溝,到達柴山山腳下的一窟水泥池。下個月當湧泉冒出時,從柴山、鼓山高中、龍泉寺,地下道的水全部都是湧泉水,一直流入愛河。
「大家想想看,有哪個城市裡還看得到鱸鰻的?」邱郁文說,高雄有自己的文化,要善加經營。
在小溪貝塚的調查,邱郁文發現古早人吃得好,很多是海裡來的,還有淡水螺、田螺等,可以想像小溪人下山,順著龍泉寺前面往下走,一路到鄧麗君紀念館,那裡以前應該是一大片內海。
住在這裡的人得天獨厚,不需翻山越嶺取水,才會營造內惟清朝以降的人文聚落;人們傍水而居而形成聚落、農業、文化,只是在城市化的過程,人們忘了水的存在。邱郁文指出,因為湧泉,形成了高雄幾個聚落,這和日本一樣,湧泉往往凝聚了聚落和文化,並因此得以發展地方產業以及生態旅遊。

增加綠覆率以及透水鋪面

柴山下西子灣海岸前原本應該綠蔭遮天的海岸林,因山友私闢為休息區,並湧泉之便種起菜園來,都不利於原始棲地營造。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籌備處主任歐正興表示,今年將以兩件事回應柴山湧泉保育,首先是增加園區內土地綠覆率,處理私闢休息區部分,把這些休息區拆除後,綠色植物就會長出來,就是綠覆率的提高;其次,進行「開眼」,將位於湧泉左眼的石頭公停車場,改為透水鋪面處理,讓山上下來的水能自然進入地下。
歐正興說,湧泉復育是社區意識的抬頭、意志的凝聚,水透過山上的水土涵養,山下高雄市政府合作,湧泉傳奇得以圓夢。

市府局處不同調

都發局代表表示,都發局長關心此事,希望積極促成。除了將湧泉路徑,水道恢復到之前的狀態,也將於府內討論,現在湧泉走的路徑,可能涉及使用道路用地,部分能以都市計畫變更處理,就先行解決。
對於柴山湧泉保育,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養工處代表則提出不同的意見,他說,溫泉法規定溫度低於30℃以及陰離子等含量符合規定,是屬於冷泉,如果以柴山溫泉來行銷,觀光上比較有效益;而自然湧泉和工程鑽勘的湧水是不同的,湧泉要談的是歷史和文化;另外,對於龍巖冽泉的「龍巖」兩字已被業者專用,則認為未來如果使用這兩個字可能會受限制。人工溼地的營造有其重要性,他舉中都濕地為例,認為是成功的案例。
觀光局代表說,社區意識應考量,做後端方面,泉質泉量足夠才能包裝行銷發展觀光,也才能帶給社區經濟效益。文化局代表提到劃設保護區並不能解決保育的問題,民眾要認知保育的價值,當地既然大肆開發,即顯示對湧泉價值不清楚,應先改變人的觀念。
張豐藤忍不住表示,「你講得沒有錯,問題是會來不及,都被破壞掉了。」
基於公共衛生考量而被封住的井。邱郁文說,前年全台灣調查後,今年又發現多處水泥化、水井被封住,速度很快。不希望這一代沒有夢想,而是讓夢想在下一代實現,但如果現在不留資源給下一代,則到了下世代只能徒留空想。「希望台灣生態能在永續經營下保留下來,而非在水泥開發下變成國際都市卻失去我們的精神。」
齊士崢感嘆,台灣的溼地消失很多,溼地有很多功能,其中之一是防洪、蓄洪,沒有一個溼地會製造洪水。在屏東,因為民眾覺得危險,就把湧泉全部水泥化,溼地消失了。危險有時候是一種感覺,調查過程看過很多案例,危險都來自施工後,而非施工前,工程前是安全的。「有很多危險其實是來自我們的感覺,有很多工程,是因為工程有經費,並不是要保護誰。」
齊士崢指出,柴山下為天然溼地,希望能多花點心力復育起來。「921過後台灣就在談生態工法,我們一直認為生態工法不是一種工法,而是一種心態,一種觀念」在對待柴山下這些溼地可以改善心態,多使用所謂的生態工法。

社區意識再提升

社區意識的抬頭才能為保育加分。齊士崢建議,讓社區的居民更多參與在此計劃,畢竟環境改善以後,第一個獲利的就是社區,未來環境能健康發展也在社區,社區可以多做一點。
結束前由張豐藤作成結論,包括提升柴山下一帶社區意識,市政府應與國家自然公園討論合作,市政府相關單位權責與本計畫有關都應該投入,由都發局先處簽,跨局室成立小組,並由副市長進行整合。


※ 本文與農委會林務局   合作刊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