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7日 星期五

北市百里同意街貓TNR 大學里不簽同意書

大學里:街貓不宜
2010年5月7日台北訊,廖靜蕙報導
北市街貓誘捕絕育回置TNR(英文trap捕捉、neuter結紮、release放養的縮寫)行動方案成效卓著,6日台北市動保處再與民間團體及 100多個里、學校、社區簽訂TNR,誓言以人道方式減量,實踐動物保護的理想。然而,位處辛亥路、羅斯福路及新生南路的大學里里長,盡管周圍的里、學校都同意簽訂,仍堅持不簽訂。街貓只好自求多福,不要走進這個危險區域!(註12)
即使證實TNR的效力,台北市仍未能全面性推動TNR,仍只針對街貓以及願意實施的區域,以志願方式進行;然而,雖說是「一貓兩制」,比起其他縣市無分軒輊的捕捉、撲殺,至少還有選項。因此,台北市街貓的幸與不幸全繫在當地做主的里長、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大樓管理委員會主委及學校校長身上。
台北市動物保護處(動保處)「街貓誘捕絕育回置TNR行動方案獎勵補助申請」在民間團體積極推動之下,已從原來的40幾個單位增加到100多個單位。在學校部分,此次除了大學,台北市第一女中也同意簽署。推動的民間團體,單以台北市流浪貓協會,在志工的努力推動下,獲得73里同意;台灣大學懷生社也透過關懷生命協會簽了34個單位。
然而,就在台大附近的大學里,卻是懷生社一直無法突破的單位。台大懷生社「貓長」陳宸億即表示,大學里的地理位置正好被幾條大馬路隔開,是實施TNR最理想的環境;加上大學里人文薈萃,居民教育水準偏高,不解為何里長反對簽署。
攝影:KT當地「大學溫州社區守望相助隊」總隊長何承翰表示自2006年得知台北市試辦街貓絕育回置TNR,就曾接觸流浪動物花園協會,並與里長洽談,而大學里長高羅美惠除了里長身分,也是當地社區發展協會的理事長,因此一直無法突破。最近,為了調查當地民眾對於街貓TNR的觀感,何承翰比照淡水鎮實施街貓TNR之前的做法,以問卷,針對當地居民、教會會友、台大學生以及遊客進行調查,短短一天之間收集188份問卷,壓倒性地支持大學里進行街貓TNR方案。
「大學里是最大的文教區」何承翰提到大學里四周的里、學校與社區都認同街貓TNR,也簽署同意書,獨漏大學里這個區塊,他不免為當地的街貓捏一把冷汗。何承翰期待透過問卷調查的結果,再度與里長交涉。
目前未簽署的里,只要里民通報有街貓,動保處就必須處理;捕捉之後,按照「動物保護法」,進入收容所,收容過程不是自然淘汰,即可能因收容環境有限、為了空出收容空間,而處以安樂死。而簽署TNR的社區,發現街貓將通知負責的民間團體,由他們派出志工協助捕捉、結紮,再放回社區,由志工或社區居民餵養照護。

※ 【2010年5月11日特約記者廖靜蕙補充報導】
記者於11日早上電訪大學里長高羅美惠,高羅美惠表示不知道有簽署街貓TNR這件事,也「沒有人拿給她看」,她沒看過本報報導,透過朋友得知這篇報導,認為文章對她的描寫不公平。
當記者問到,現在知道這件事了,是否願意加入街貓TNR計畫,高表示,她認為TNR是個很好的行動計畫,不應侷限在部分的區或里來實施,應該請議員提案 ,責成法案請全市全面推動,才能達到TNR最好效益,也才能照顧好貓咪的權益,目前高羅美惠已與市議員就這件事連絡接洽中。

【2010年5月11日記者聲明】
非常謝謝大家願意花時間閱讀我寫的報導,並且細心批評指教。除了已經採訪里長,並補充在文章中之外,我也在這件事情中學習很多,也思考對我的批評,以及可以改進的部份。
當初因為未聯絡到里長,因此我在報導時,特別注意不要評價里長,只引述受訪者的意見。雖然我確實曾於文章刊登前打電話里長,但電話不通;我認為在文章後備註截稿前未聯絡到里長,並沒有實質意義。文章並沒有批評里長的意思,我認為一個里不簽署某項文件(這裡則指形式上的同意),是反映所有里民的意志,並沒有針對里長的意思,若造成這個效應,我很抱歉,也再度澄清,文章並沒有這個意思。 
我關心的是為何大學里不簽街貓TNR同意書。很遺憾在回應中,提到關於里長選舉的事,這實在超乎我的意料。我要再度呼籲,請關心街貓的命運,而不是其他;既然TNR證實為有效的人道減量方法,市政府也樂於推行,那麼就請大家多多支持,也關心這件事。
希望大家繼續以這樣的精神監督我的報導,我想這是讓一個記者進步的驅動程式,而我樂於成為不斷成長的記者。
張貼留言